屬吃貨的汪小說_鏖鋒奇緣:強攻御夫免費閱讀
發表: 2020-04-01 作者: 屬吃貨的汪 人氣: 421
鏖鋒奇緣:強攻御夫
鏖鋒奇緣:強攻御夫
作者: 屬吃貨的汪 2020-04-01
字數: 203694
《鏖鋒奇緣:強攻御夫》是作者屬吃貨的汪創作的一部小說,慕紹恆,俊美好色,深受他人的喜歡。齊雲磊,帶著聖光誕生的齊府幸運兒。一個是齊府的大主廚,身負血海深仇潛入齊府。然而齊府錯綜複雜,能否探明當年的真相。一個是齊府小少爺,自帶吃貨屬性,看似迷迷糊糊。卻一次次幫慕紹恆探明真相。在探明真相的過程中,不小心,楊奕傑也捲入其中。當慕紹恆慢慢沉陷在他們的溫柔中時,也許早已迷失了自己一顆復仇的心。
鏖鋒奇緣:強攻御夫精彩章節

  瀚海帝國,是一個傳奇的國度、由人類建立的並以人類為主體的偉大國度。它的版圖十分的遼闊,囊括了銀河系大部分已知的星系。

  它的文明絢麗多彩而又囊括古今,術法、武道與科技並存,傳統的與現代的共生,既能體驗到快意恩仇的江湖豪情,也能享受到現代文明帶來的別樣生活,它的廣袤無垠和悠久永恆遠非時間和距離所能衡量的,不必追溯它的起源,也不必尋求它的未來……它就是宇宙這一方獨一無二的國度,充滿著無限的傳奇和神秘。

  帝國南疆都星

  繁星城,一片寧靜的港灣,一片奢華的富人區,一座奢華之城。

  墜龍湖,位於繁星城的邊緣,遠離城市的喧囂與嘈雜;放眼望去,儘是一片盎然的綠意。

  在這片巨大的天然湖泊的中心,有一座通過人工地質活動造就的小島上。島上經過多年的人工改造,如今這個島嶼樹木成林,綠草如茵,田園般的自然氣息充斥著四周,置身其中只感到一陣極度的放鬆與安寧。

  在小島的中心有一座規模宏大的莊園。

  佔地八十萬平方米,設計顯得古樸,但也金碧輝煌;整棟房子有著多次改建的痕迹,在保持原有的古樸的風韻的同時也為它加入了不少現代文化的氣息。

  這棟象徵了財富與地位豪宅莊園,是都星乃至都星所在星區最大的醫藥供應商,壟斷了整個都星醫藥產業的大公司——玉鼎堂•齊家的產業。

  當淺紅色的太陽才爬上山頭的時候,和大多數才來到這裡的僕人一樣,慕紹恆已經從暖和的被窩裡爬了起來,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這是一間古香古色的卧房。

  整個房間都掛滿了用金花點綴的深紅色織錦;在房間的左側,有一樣長沙發模樣的東西,上面放著幾把刻有聖庭徽記的寶劍,劍鞘是鍍金的,劍柄鑲嵌著一顆顆晶瑩奪目的寶石;從天花板垂下一盞仿古式的琉璃燈,外形和色彩都很迷人;腳下踩的是能陷至腳踝的手織絨毛地毯;精雕細琢的鑲玉牙床,錦被綉衾,簾鉤上還掛著小小的香囊,散著淡淡的幽香。

  「還真是一分價錢一分貨。」踩在這一看就很是名貴的地毯上,慕紹恆感覺舒服極了,「光是這一條地毯,就夠我和朗朗大半年的開銷了。」

  「這位小少爺起來得還真是很早。」在位於房間中央的那張超大號的鑲玉牙床上已經沒人了,被褥已經被房間里的智能管家整理好了。

  房間左側的浴室的門虛掩著,一陣淋浴的聲音從裡面傳來,顯然這裡的主人正在裡面洗漱淋浴。

  慕紹恆走到了那張價值不菲的鑲玉牙床邊,將他一大早起來準備好的可口的早餐擺放在了床邊專門用來擺放物件的小柜子上,然後轉身就準備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浴室虛掩著的門開了,一個高挑的身影從裡面走了出來。

  聽到了動靜,慕紹恆很是本能的將頭轉向了那邊。

  在這一刻,慕紹恆呆住了,一道無比驚艷誘人的風景在這一刻映入了他的眼眸之中。

  出現在慕紹恆面前的是一個很是帥氣也很是可愛的少年。

  一撮烏黑柔順的劉海乖乖的搭在額頭前,水靈靈的大眼睛映著陽光,彷彿有陽光在裡面躍動著,卷翹的睫毛俏皮的顫動,就像一隻可愛的蝴蝶;水嫩的粉唇微微向上勾著,讓少年看起了十分活潑可愛。

  這個臉上還帶著一絲稚氣的少年個子很高,憑著目測慕紹恆覺得這個和女孩一樣嬌俏可愛的少年至少也又一百八十公分——或許實際身高還要高。

  他頎長筆直的身體此刻只用了一條浴巾齊腰裹著,僅僅將肚臍以下到膝蓋一段的部位遮擋住,而其他的部位都一覽無遺的呈現在了慕紹恆的面前。

  「哇哦!好精美的一件傑作。」慕紹恆有些忘乎所以的看著眼前這個健美的少年,看著他結實又充滿了活力的身體。

  白皙光滑的肌膚、稍顯稚嫩結實性感的胸胸膛、六塊腹肌均勻排列的小腹、修長結實曲線起伏有致的四肢,都是那麼的美、那麼的動人。

  望著這副絕美的畫卷,慕紹恆有些口乾舌燥了,有些失神了。

  他的目光飛快的在面前這個稚氣將脫的少年身上遊動著,將他的每一寸肌膚都牢牢的記在腦海里,就像猴子將好吃的食物儲存在嗉囊里一樣,留待以後慢慢的回味品嘗。

  「可惜,最重要的部位被擋住了。」最後,慕紹恆將他有些猥瑣的目光停駐在了那塊浴巾之上,「不過,看他雙腿間微微隆起的形狀,估計這個尤物的老二也不會小——要是能親眼看看就完美了。」

  就像喜歡女性者喜歡豪邁豐腴的胸部,喜歡男人的慕紹恆也喜歡欣賞男人特有部位的雄壯。

  「你是?」慕紹恆失神又貪婪的凝視著那個出水芙蓉一般的少年,直到那個少年驚訝的聲音響起,才將他從那種忘乎所以的境界了驚醒過來。

  齊雲磊很是不解的看著他,那雙如星宇間最璀璨的明星一般漂亮的眸子里閃耀著不解與迷惑:「你,你剛才是在看我嗎?」

  「沒,沒有。」慕紹恆急忙收回自己貪婪的目光,更將頭垂下,用誠惶誠恐的聲音說道。

  「那你剛才直愣愣看向我這邊,是在看什麼?」齊雲磊卻像是不相信他的話一般,追問道。

  「這個小屁孩還真是沒完沒了。」慕紹恆心裡腹誹著,「我,我在看——」口中卻依舊操弄著惶恐不已的腔調。

  「在看什麼?」

  「好吧,我確實是在看您,雲磊少爺。」假裝了一會詞窮理盡之後,慕紹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般的說道。

  「哦,看我什麼?」聽到慕紹恆這麼說,這位在齊府被眾人捧上天的小少爺顯得很是好奇,繼續追問道。

  「少爺,其實我一年前才到齊府的時候,就已經聽聞你的大名了。」慕紹恆這時緩緩的抬起頭來,很是誠懇的說道,「一直都很見識見識這位齊府驚才絕艷的小少爺。」

  「沒想到今天終於見到了,所以一時間有些失態。」慕紹恆極盡誠懇的看著齊雲磊,言辭真切,雙眼中更是沒有半分的閃爍與不安。

  「哦?」聽到慕紹恆這話,齊雲磊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比較複雜的表情。慕紹恆也說不上這倒是好高興、疑惑、還是生氣。

  不過,總算他沒有繼續追問慕紹恆了,而是轉身去取機器人侍從送來的衣物。

  「我靠,真是太誘人了,此等尤物真是世間罕見啊!」望著齊雲磊那毫不設防的背影,望著那完美的倒三角形身線,慕紹恆又難以抑制的咽了咽口水,「結實柔韌,朗朗練了好幾年的柔術,才練出這麼樣的腰身——」

  「你把早餐放到陽台上去吧。」就在這個時候,正在穿衣服的齊雲磊又轉過頭來對慕紹恆說道。

  「是,少爺。」慕紹恆恭敬的說道。

  很快的,齊雲磊就穿好了衣物也來到了這個比慕紹恆的起居室還要寬敞的陽台上。

  「你也坐啊。」在餐桌邊坐下之後,齊雲磊很是順和的對慕紹恆說道。

  「小的不敢。」慕紹恆有些惶恐的說道。

  「有什麼不敢的,」聽到慕紹恆這麼說,坐著的齊雲磊顯得有些不高興,一雙叫慕紹恆很想一親芳澤的薄唇微微的撅起,對慕紹恆的視覺形成了劇烈的衝擊,「我不喜歡在吃東西的時候有人站在我身邊看著我吃,看得我都沒有胃口了。」

  「那——小人先迴避一下,等少爺吃完了我再來——」

  「不行,給我坐下。」但是沒等到慕紹恆將話說完,就被看上去很是溫和親切的齊雲磊不耐的打斷了。

  「遵命少爺。」聽出齊雲磊似乎有些生氣了,慕紹恆只好不情不願的坐下。

  儘管看著眼前這個稚氣尚存的俊美少年是一件很賞心悅目的事情,可是慕紹恆並不喜歡看著別人吃東西而自己只是在一旁干坐著,而且還是在自己餓著肚子的情況下。

  送餐點的事情是有其他的僕役來乾的,可是這位大少爺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陣靈感,在昨晚讓他的智能管家通知慕紹恆,叫慕紹恆每天不但要否則為他烹制一日三餐,還要他親自送來。

  所以慕紹恆很早就起來為他的新主子做早飯,然後連飯也沒吃就急匆匆的趕到齊雲磊的住所將他的早餐送來。

  慕紹恆是打算將早餐送到,自己就趕回來吃早飯,反正那些使用過的餐具有專人收拾。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位新主子竟然叫自己坐在他的對面看著他吃早飯。

  對於慕紹恆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能比在他餓著的時候看著別人吃東西更加折磨他了。

  「我靠,這個小屁孩還真是會折騰人,」看著對面那個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點的少年,慕紹恆有一種想站起身來將面前的早點全部塞進他肚子里的衝動,「就不能快一點嗎?等你吃完了,爺爺也被餓死了。」

  「你怎麼不吃啊?」可就在慕紹恆心中又是叫苦又是抱怨的時候,他的那位新老闆卻是有些詫異的看向了他。

  「什麼?」慕紹恆則是更加詫異的看著他,他一向轉得很快的腦子這一下愣是沒有反應過來,不知道齊雲磊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特意叫你準備了雙人份的早點,就是叫你陪我吃啊。」齊雲磊很是理所當然的對慕紹恆說道,「你不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吃飯更香嗎?」

  「啊——」慕紹恆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一臉純真的齊雲磊,不知道他的那個小腦袋瓜里在想些什麼。

  不過,既然這位大少爺開口了,早已經飢腸轆轆的慕紹恆也就不客氣了。

  一開始,慕紹恆還是如齊雲磊一樣細嚼慢咽著,但是幾口之後,那飢餓的感覺就如同被點燃的火藥一般,被那些美味的食物一下子被徹底喚醒了。剎那間,慕紹恆進食的速度是越來越快,到最後就是狼吞虎咽起來。

  「你慢點,你慢一點,沒人和你搶。」似乎是被慕紹恆那想災民一樣的吃相給嚇著了,坐在他對面的齊雲磊睜大了雙眼看著,就連手中的食物也暫時被他放在了一邊。

  「對不起,少爺。我失禮了。」聽到齊雲磊的話,慕紹恆急忙的站起身來,說道。

  「沒事,沒事。」齊雲磊則很是輕柔溫和的說道,「坐下吧。」並沒有半點責怪或是不滿的樣子。

  從進入齊府那天開始,慕紹恆遇到的齊府的宗親族人無一不是趾高氣昂的,在他們這些下人的面前更是個個盛氣凌人,總愛在他們面前指手畫腳的,即便是一個旁系的族人也時常在下人的面前擺出一副高不可攀的尊貴樣子。

  偏偏眼前這個齊氏家族最最要緊的人,在自己的面前絲毫沒有一點豪門大戶的那種貴氣與氣焰。

  「你的廚藝可以教我嗎?」當慕紹恆再度坐下,齊雲磊又語出驚人道,「我從小就很喜歡烹飪,只是一直找不到一個滿意的師父,」齊雲磊一臉崇拜的看著慕紹恆——是的,就是崇拜,「直到嘗到了你做的那三道菜肴,我知道我一直在尋找的師父終於找到了。」

  「少爺,你太抬舉我了。」聽到齊雲磊這麼說,慕紹恆露出了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五苑膳房裡的大廚眾多,小人這點手藝哪裡敢稱高明,更不敢做少爺您的師父。」

  「我說行就行,」齊雲磊卻是很堅持,一副一定要慕紹恆做他師父的樣子,「你是給我當師父,又不是給別人做師父,這麼在意別人的看法幹嘛?」

  「小屁孩,你這是要把你爺爺往死里推嗎?」看著齊雲磊一副絕對不妥協的樣子,慕紹恆不由的一陣頭大,「爺爺要不是萬不得已,也不會自己個往中苑這個是非之地鑽;你現在這麼抬舉我,還要我給你做師父,那還不是把所有的火力集中在爺爺的身上——你這是要把爺爺給活烤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