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小說_縛心免費閱讀
發表: 2020-03-28 作者: 愛因 人氣: 594
縛心
縛心
作者: 愛因 2020-03-28
字數: 15671
《縛心》是作者愛因創作的一部小說,顧臣一不小心被死對頭弄死了,等他再次醒來時,他重生了,但為什麼他重生在五年前自己的一個情人身上?什麼情況,他可是直的!連女人都沒碰過幾個,哪來的男情人?他發現重生世界的顧臣與他的性格完全不同,等等!為什麼死對頭看上他了?這是一場縛心之戰。
縛心精彩章節

  操蛋,等勞資來弄死你吧!這是顧臣倒下前的最後一個想法,在這場暴亂中他被子彈射穿了心臟,怕也是活不了了。

  「嘶……」胸口傳來巨大的痛苦,好像身處在低氣壓中,耳朵不適的傳來耳鳴,周身乏力,顧臣累得連眼睛都睜不開,胸口的疼痛讓他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媽的!等勞資好了弄死你!

  顧臣詛咒著讓他變成這樣的始作俑者――他的死對頭蘇起。

  「他怎麼還沒醒?」

  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莫醫生,我不知道。」另一個男生聲音傳來。

  「不應該呀,熬過了危險期,今天也應該醒了啊?」莫展喃喃自語道,吩咐了另一個人幾句就離開了。

  莫醫生……!莫展!

  怪不得剛剛那個聲音那麼熟悉,那是莫展的聲音呀,他不是三年前出國了嗎?是知道他受傷了趕回來了?頓時有點小感動呀。

  顧臣動了動,發現力氣已經恢復了一些,便試著睜開眼睛,努力了半晌,終於睜開眼睛了,那種乏力動不了的感覺他這輩子都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入眼的是朦朧的白色天花板,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看清楚。

  「江先生,你醒了?!」護工驚喜的叫道,連忙放下手裡的粥跑來。

  「你?是誰?」顧臣的嗓子很啞,一出聲喉嚨就火辣辣的痛,以至於他忽略了護工的稱呼,「咳咳,咳咳咳!」

  「先生我先去給你拿水。」護工連忙跑去倒了一杯水給顧臣喝下。

  冰冷的水潤過喉嚨,火辣辣的感覺消退了不少,顧臣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我先去叫莫醫生來。」還不等顧臣發話,護工就連忙跑出去了。

  三年不見了,也不知道莫展那小子怎麼樣了。

  顧臣觀察著周圍,他並不知道這是哪裡,應該是某個醫院吧,周圍擺滿了儀器,滴滴滴的響著。

  莫展推開門邁著修長的腿走進來,他身著白衣大褂,三年了他還是沒變呀,俊俏的面額,沒有肌肉卻特別好看的身體,現在的他就像六年級前剛開始見他一樣。

  「莫展,回來了?」顧臣笑著說,莫展怪異的看了他一眼,隨即拿起掛在脖子上的助聽器,冷漠的讓他把衣服脫了。

  顧臣遲疑了一下,然後掀開被子,緩緩解著病服的扣子。

  等等!顧臣看著這雙手,這不是他的手,他的手哪有這麼細和白。

  他的膚色因為常年鍛煉,早被晒成了小麥色,怎麼可能這麼細皮嫩肉?

  「江先生,麻煩你快點,我還有其他的病人。」莫展不耐煩的說,語氣很溫柔,但卻是透著冰冷。

  「你叫我什麼?江先生?江先生是誰?」顧臣轉頭看向莫展,滿臉透著不解。

  莫展皺眉,眼裡閃過一絲複雜的表情。

  「你還記得你是誰嗎?」莫展問道。

  「我是顧臣。」

  莫展和護工露出了一副病得不輕的表情。

  「你們怎麼回事?唉,莫展……」

  「江先生,我們推測,因為你傷了頭,所以間歇性失憶了,比如記憶斷斷續續的這種,可能是因為你傷到頭前一刻記住的是顧臣,所以你就記得你叫顧臣。」莫展打斷顧臣的話

  「怎麼可能,莫展,我是顧臣,我還記得你們怎麼可能會失憶?」

  「江先生,你的身份證呢?你可以看看身份證,便知道真假了。」

  「我怎麼知道,我衣服誰換了。」

  「江先生,這是你的錢包和身份證。」護工連忙將錢包遞給顧臣。

  錢包里夾著身份證,顧臣連忙拿出來,身份證上的資料和他完全不同,上面的照片根本不是他,是另一個男孩。

  「你是不是把身份證拿錯了?這不是我的!」。

  「江先生,你先冷靜,我先打電話給顧爺,叫他來定奪。」莫展安慰道,交代了護工幾句,於是離開了。

  顧臣篤定眼前這個人一定是莫展,可是莫展不可能會這麼對他,所以只有一個可能。

  「鏡子!」

  「啊?」

  「我說給我鏡子!」

  「哦好好。」護工連忙拿來一面鏡子,顧臣一把奪過鏡子,看清鏡子里的人後顧臣感覺天旋地轉,腦子裡一瞬間不能思考了。

  鏡子裡面的人不是他,是另一個清秀的男孩子。

  顧臣的手以肉眼可見的頻率顫抖著,滿眼的不可置信。

  「江先生?你怎麼了?」

  「你!現在是多少年?」顧臣盡量控制自己的語氣。

  「現在是16年啊。」

  「16年?」五年前?他難道重生了?

  「彭!」門一腳被踹開,一個高大的男人走了進來。

  顧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這個向走來的男人,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江錦寧你又在發什麼瘋?」「顧臣」冷漠的說道,居高臨下看著顧臣,眼裡透著鄙視。

  看著這張和他一模一樣的臉,顧臣他……沒錯,他就是犯花痴了,沒想到冷漠的表情在他臉上可以這麼A!

  「顧臣」皺眉,伸手鉗住顧臣的下巴,臉上的冷漠彷彿可以結成霜了。

  「你無視我!」「顧臣」鬆開手,一巴掌打在顧臣臉上,清脆的聲音響起,顧臣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因為這一巴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有多傻。

  旁邊的護工看見「顧臣」抬手時撇過臉去,不忍看接下來這一幕。

  「顧爺,依據初診,我懷疑他是失憶了。」莫展說道,但顯然並不是想幫顧臣擺脫困境。

  「你剛剛說,江錦寧說他是我?」「顧臣」悠閑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

  「嗯,很有可能是……」

  「行了,我對他沒有任何興趣,也不想知道,你自己看著辦就行,還有你,江錦寧,不要在這時候給我出岔子!」「顧臣」冷冷的說道,隨後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