叄:兩個人的回憶(下)

小說: 終極系列請記得我愛過你 作者: Shmily慕雅天 字數:1983
  姻緣石
  「這塊姻緣石好大啊。」棠暖曖感嘆道。而那棵槐樹也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吧。那就允許我自私一點,再許一個願望。我要灸舞永遠像現在這樣開心。
  灸舞握住棠暖曖的手,按在了姻緣石上,「要誠心哦。棠小曖。」灸舞說,「還有閉上眼睛。」
  「哦。」棠暖曖乖乖閉上眼睛。她感覺一個軟軟的東西貼在她的唇上。睜開一隻眼睛,灸舞在親她。她又重新閉上眼睛環上他的腰。
  許久,灸舞離開她的唇。他的臉浮起一抹紅雲。「棠小曖。」
  「傻瓜灸小舞。」棠暖曖笑道,踮起腳尖,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當是我還你的。」她低下頭,埋進他的懷裡,低低出聲,「舞,我的微笑,只屬於你,永遠只屬於我的舞。」
  「棠小曖,我的溫柔,也只讓你一個人擁有。永遠屬於我的棠小曖。」
  嘩啦。嘩啦。「好大的雨。」棠暖曖看著陰暗的天空,」怎麼辦,灸舞。」她回頭問灸舞。現在又回不去了。
  「附近應該有民居,我們去借住一晚。」灸舞說道。
  「嗯。」只能這樣了。棠暖曖想。
  灸舞脫下外套擋在他們頭上,他和棠暖曖奔跑在雨中,他們相視一笑,這樣挺浪漫的。棠暖曖指了指眼前這個旅館。「灸舞。」她拉拉灸舞的衣角,「我們還是走吧。」感覺有點怪怪的。
  「兩位要住宿嗎?」服務員熱情地說道。
  「嗯。」灸舞應道。他拉住她的手,棠暖曖耳邊小聲說,「這雨一時半會停不了的,我們先住下吧。」
  「那。」她猶豫了一下,只好點頭。「好吧。我們要兩個單間。」
  服務員小姐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兩位,我們只剩下一個房間了。」
  「那就一間吧。」灸舞開口說。
  服務員小姐領著他們來到房間門口,打開門,「這是房卡。」
  「謝謝。」灸舞沖她笑笑。將還站在房門外的棠暖曖拉了進來。只有一張床啊。難道要和灸舞一起睡么。棠暖曖這麼想著,耳邊響起灸舞的聲音,「小曖,今晚你睡床。」
  「那你呢?」她猶豫一下,問道。話一出口,她就後悔了,這個問題真是很曖昧。
  灸舞指了指椅子,湊近她,戲謔道,「還是小曖你想和我睡?「他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
  和灸舞睡!棠暖曖怔住。「床很大,一起睡就一起睡唄。因為你是我的舞,我相信你。」是的,她相信他。
  灸舞輕輕將她抱住,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謝謝你,相信我。」
  「你是我男朋友。」棠暖曖小聲說,「還有,你是我最喜歡的舞。」後面幾乎小得沒了聲音,還是被灸舞聽見了。「嗯。我也最喜歡你。小曖。」
  「棠暖曖。」
  「嗯?」他的唇貼上她的。又偷親她。不過,她喜歡。他們擁吻著。好像時間停止了,只有他們一樣。直到,叩叩叩。他才離開她的唇。
  「是誰?」灸舞打開門,門外傳來服務員小姐的聲音,「需要點餐嗎?」
  「不用。」他一口拒絕。他最討厭被人打擾了。毫不留情將門關上。「舞,是誰啊?」棠暖曖不用猜也知道是那個花痴服務員小姐,誰叫灸舞是個大帥哥了。
  「不用理她,我們繼續。」
  「繼續。不要。氣氛都沒了。」棠暖曖偏過頭,不看他。其實,她是有點吃醋。她不喜歡那個女生盯著灸舞看。舞是我的。
  「啊。」灸舞看她氣鼓鼓的樣子。「你吃醋了。」
  「才沒有。」典型的,死鴨子嘴硬。棠暖曖坐在床上,還是不理他。
  「好嘛,不要生氣,小曖,我只喜歡你。」灸舞說。「你吃醋的樣子,好可愛。」他又將她抱在懷裡。
  「你真是很討厭,就會欺負我。」棠暖曖嘟起嘴,很不滿。
  「好啦,不要生氣啦。」
  要我這麼快原諒你,想得美。「我去透透氣。」她掙脫出他的懷抱,站在陽台上,望著天空。她伸出手,雨滴落在她的手心裡,她的幸福會不會也像這落下的雨滴,一下子就融化了呢。
  「棠小曖。我不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灸舞一臉嚴肅,「我要你開心,永遠開心。臉上沒有悲傷的表情。」
  「我只會為你微笑。」棠暖曖將頭埋在他胸膛前,牽著他的手。我答應你,不會再悲傷了。「有你,我每天都會快樂。」
  晚上
  「舞。」棠暖曖側過身,面對著他,「你為什麼喜歡我?」
  「不知道。」他說,「就是喜歡。那你呢。」
  「我嗎?嗯,喜歡你的笑容。然後再喜歡你。」棠暖曖直率地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你是我的初戀。」
  「可惜,你不是我的初戀。」灸舞說,「我的初戀是八歲的時候,遇見一個可愛的女孩。她是我的初戀,雖然不知道她的名字。」
  「那現在呢,還喜歡她嗎?」
  「我喜歡的是你,一輩子都不會改變。」
  「我也是。」棠暖曖笑笑。「其實,舞,你的初戀就是我。」
  「咦?」
  棠暖曖輕輕地說,「八歲那年是我們第一次相遇,因為我迷路了。然後你帶著我,一起回到家。」
  「你真的是當年那個女孩嗎?」
  「嗯。」棠暖曖答道。「你脖子上的鏈子是那個女孩送的,對吧。數字5。」她將脖子上另一條項鏈取了下來,「這是你送我的,2。」
  「真的。」灸舞激動地抱著她。「那我不算是移情別戀了。」
  棠暖曖任由他抱著,因為她喜歡他的懷抱。「你沒認出我。」
  「對不起。」
  「好啦,反正你現在是我的。以後,只有我才可以叫你舞。」她指了指他的唇,「這裡我已經蓋過章了。你不許親別的女孩。」她的話音剛落,她就在他的唇上蓋了個章,「晚安,舞。」她轉過身,偷笑。
  「棠小曖。晚安。」灸舞的嘴角帶著一抹笑意,進入夢鄉。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