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兩個人的回憶

小說: 終極系列請記得我愛過你 作者: Shmily慕雅天 字數:1993
  黃昏。
  「小曖。」
  「師父,怎麼了?」焱暖望著神行者,他那個神情,「你肚子餓了。」她緩緩地說道。
  神行者點頭。「小曖,你真是太聰明了。我要吃火鍋。」
  「火鍋?」灸舞舔舔嘴唇,「我也要。」
  兩個貪吃鬼。焱暖無奈地搖頭,「可是,師父,你這裡什麼都沒有。」灸舞果然是師父的好徒弟。一定是師父把他帶壞了。
  「誰說的。」神行者想了想,「你們跟我來。」說完,他轉身進了屋子。
  焱暖看到師父的冰箱里塞滿了食物,「你什麼時候買的?」師父就是師父。果然是本性難改。
  「呃。昨天。」
  「昨天?!」焱暖看了一眼神行者,「你知道我會來?」
  「是啊。」神行者說,「我特意準備的。因為你今天一定會來的。」
  你是特意準備讓我來當你的保姆吧。「好吧。看在師父收留我的份上,我就幫你們做飯。」焱暖的語氣有幾分無奈。
  「要幫忙嗎?」灸舞問。
  「不用。火鍋很簡單的。」焱暖想了一會,「你們要吃什麼?」師父是什麼都吃,但是,她這個師兄,她是一點也不了解。
  灸舞笑笑說,「我不挑食的。師妹。」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只要是好吃的,他都不會拒絕。所謂,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剛好印證在他們師徒身上。
  「我知道了。」焱暖進了廚房。
  廚房外。
  「師父。師妹,能行嗎?」灸舞有點擔心。
  神行者自信地一笑,「我這個徒弟可是天才少女。」只是,「她的家人不喜歡她。」
  「為什麼?」她的冷漠就是因為她沒有家人嗎?灸舞留意到,其實她笑起來的樣子,很漂亮。「師父,師妹笑起來,很好看。」
  「是啊。」神行者嘆了一口氣,「自從她父母過世后,她就變得很懂事,少了笑容,一點也不像個孩子。沒有父母的疼愛,但是,爺爺很疼她,可是現在連唯一的爺爺都離開她了,她只有找我這個師父了。」
  「不是還有我嗎?我是她師兄,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她的。」灸舞看著在廚房忙碌的身影,我一定會讓你,再次露出笑容。
  「師兄,幫我一下。」焱暖朝門外喊道。
  灸舞應著。「好。」
  「師父。」
  神行者愣了一下,回過神,「怎麼了?」
  「吃火鍋。」
  「好啊。」
  「這是我的。」灸舞夾了一塊牛肉,神行者也絲毫不讓,「我是你師父,要敬老。」
  「師父,師兄,這麼多,幹嘛要搶。」焱暖覺得他們有些幼稚。她將他們的牛肉夾走,「你們不吃,我吃。」
  灸舞和神行者怔住。眼睜睜地看著焱暖將牛肉吃掉。「小曖。」兩個聲音同時響起。焱暖一臉疑惑,「你們怎麼了?」
  「沒事了。」灸舞和神行者同時嘆氣,不過這樣也好,她很快就融入他們。「小曖,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
  焱暖呢喃道,「家人。」他們都是她的家人。「嗯。」
  夜裡。
  焱暖翻來覆去的。她緊緊閉著眼睛,眉頭皺成一團。「媽媽。」
  女人的身影漸漸的模糊起來,她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小女孩只能站在原地,她想大聲喊她的媽媽,可是,她發不出聲音。只能看著她在她的視線里消失。她蹲下身子,抱著自己,哭了起來。
  黑暗中,隱約聽見一個人對她說,,「我是你爺爺。」當她抬頭的時候,看見一張慈祥的臉。幼小的她什麼也不懂,他將她帶回家族,「站起來。」她站起身。「我們家族的人是不會輕易掉眼淚的。無論多傷心,都不要哭。」他說。
  「我不哭。」小女孩一把抹掉臉上的淚水。「我會堅強的。」
  師父的笑容出現在她的眼前,師兄的笑容,讓她倍感溫暖。她還有他們,師父和灸舞。當她向他們走近的時候,什麼都消失了,她拚命地跑著,黑暗籠罩著她。師父,師兄。她看不見他們的身影。
  「不要。」焱暖睜開眼睛,是夢。手心裡都是汗,可是,好可怕。她抱住自己,將頭埋進膝蓋。
  「師妹。」灸舞推開她的房門,看著抱成一團的焱暖。他小聲安慰她。「沒事的。有我在呢。」
  焱暖抬頭,望著他,「師兄。你會一直陪著我的,對不對。」
  「會。我會一直陪著你。」他將她摟在懷裡,他第一次遇見像她這樣的女孩,這樣的她,令他心狠狠地疼著。
  「嗯。我相信師兄。」焱暖的頭靠在他的胸膛前,嘴角微微上揚,真是太好了。幸好,她還有他願意留在她的身邊,她不會再孤單了。
  「小曖?!」灸舞低頭一看,懷裡的人兒沒有動靜,聽見她的呼吸聲,原來是睡著了。探上她的額頭,再摸摸自己的額頭,她發燒了。他為她蓋好被子,他拿了一塊濕毛巾放在她的頭上,焱暖的嘴裡不停叫著她的媽媽。他輕輕拍著她,她的眉頭舒展開來,嘴角噙著一絲淺笑。她緊緊抓住灸舞的手,似乎還在害怕,害怕,他扔下她。
  「小曖,我不會丟下你的。」灸舞的聲音很輕很輕,像是對她說,又像是對自己說。「我一定會守護你的。」
  他坐在床邊,握住她的手,看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天空。他也睡會吧。想著想著,輕輕閉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翌日
  焱暖睜開了眼睛,「天亮了啊。」她看見自己旁邊的少年,他手裡還拿著一條毛巾,「師兄?!難道他陪了她一整晚?」
  灸舞也醒了,「小曖。」他覆上她的額頭,「沒有發燒了呢。」他的唇邊劃過一絲溫和的笑容。
  他對她真好,焱暖暗想。「你陪了我一晚上。」
  「你昨晚發燒了,而且我是你師兄,照顧你是應該的。」灸舞笑笑,「好了,你病才好,不要太累了,我給你去做早餐。」他的話里滿是關心。
  「哦。」焱暖獃獃地點頭。「謝謝,師兄。」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