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2985
  在睡夢中,好像有人在推我的手。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趴在床沿睡著了,而且,外面天已經黑了。
  「啊!零啊~你醒了嗎?」有點困的揉揉雙眼。
  帶著困意我聽著清清冷冷的聲音「剛剛發生了什麼?」零坐在床上疑惑的望著我。
  揉了揉肉僵硬的大腿站了起來「你醒了的話,先喝口水吧。」我倒了一杯水遞到他面前。
  他接過,望著杯子不動。
  「夜天姐。我剛才?」
  「你暈倒了。」我談談手說道。
  「暈倒了?」他一臉詫異。
  「是!」我點點頭。
  「這樣嗎?」他重新低下頭不語。
  我拍拍他的腦袋、「你現在身體很虛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先出去了。」剛轉身,聽見後面起身的聲音。一回頭「零!?你想幹嘛?」轉身拉住他。
  他下床,拿起衣服想穿。
  我一把奪過他手裡的衣服,「你還想幹嘛啊?」
  紫色的眼眸凝望著我。「我是風紀委員,要執勤。」他固執的拿回我手裡的衣服。
  「不行。」我用力一拉,他身體搖了搖,『咚』一聲坐回床上。
  我指著他,嚴肅的說道,緊緊地皺起眉。「看到了吧?看看你現在的身體狀況,連好好走路也很難。」
  「夜天姐~我。。」
  我一個眼神殺過去「閉嘴,給我睡覺。」我用力把他押回床上,幫他蓋好被子。
  他又想坐起身,我一把按回去。「別動!」
  「夜天姐,我真的要。。」
  「別吵,你只是休息一晚,就會發生血案嗎?」
  「不是,我只是。。」
  「既然不是就行了,給我躺回去。」我雙手叉腰看著他。
  他嘆了口氣,乖乖躺回去。
  我在關門前,又惡狠狠說了一句,當警告。「要是讓我發現你半夜跑路的話,你就死定了。」冷笑一聲,很明顯的看到縮在被窩裡的身影,抖了一下。
  輕笑著合上了門,回到大廳時發現只剩樞一個人。「您下來啦?」
  「其他人呢?去哪裡了?」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大廳,在樞旁邊坐下來。
  書合上書本,摘下了黑框眼鏡「他們上課去了。」
  一拍手「哦~對哦!我差點忘了你們是晚上上課的。」
  樞拿起紅茶,「零怎麼樣了?」
  「好~親密的稱呼哦~」我帶著笑斜望過去。
  「請您不要亂想。」他沖我溫和的笑了笑。
  無奈的嘆息著。「是是~但有時候坦然面對自己的感情不也挺好,就算是血族也一樣才對吧!」真是不開竅的兒子啊~
  「你說什麼呢?」
  「我說什麼你不清楚嗎?」單手托住下巴。
  「我可是真的不明白啊~」『嘎吱』一下把茶杯放回玻璃桌上。
  我看了一眼那杯紅茶「那麼,你從茶杯里看出了什麼?」
  「看出了什麼!?嘛~什麼也看不出來!」
  「這樣啊~」什麼也看不出來嗎?
  「那您看出什麼來了?」
  「我看出來的東西可多了!」無聊的嘆口氣。
  他一臉好笑的盯著我瞧「哦,是嗎?」
  我忍不住拍拍他的臉蛋。「誒~樞~你在感情方面還真是一隻烏龜啊~」
  「媽~不用這樣說我吧?」
  「樞!聽著!!!」我不滿的皺一下眉頭,他呆了一下。「樞!你對優姬感情是要理清了!」
  「媽。」
  「到底是哥哥對妹妹的單純的親情,還是情人間的愛情。如果連這點都分不清,連現在對每一個人的感情都理不順的話,那就不配為君王。樞,要看清自己的心。」我站起來,指著他的胸口一字一句說清楚。
  心。嗎!?
  「作為一個血族,擁有人類所無法得到的強大力量,但這帶來的。往往只有孤獨。人類渴望得到這種力量的同時,也懼怕這種力量;也懼怕著擁有這種力量的血族。人類比血族衰老的快很多,所以才會認為血族是怪物,難以親近。」
  「您。好像跑題了!」他笑~
  我微微彎起眼眸,眼裡帶著清淺的笑意「但有一點人類和血族是永遠一樣。想得到的每一樣東西,就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如果總是把秘密常在心裡,不肯去相信又不肯說出來的話,很容易連原本就屬於自己的東西也失去。」
  「您,好像非常擅長說教~」
  不經意的笑出聲來。「呵呵~也許吧!」走到窗邊,獃獃的望著夜晚的星空。「樞!玖蘭家為了保證血統的純正,兄妹間互相通婚這種事是常有的。你應該也知道樹里和悠也是兄妹。」
  「知道!母親大人曾經說過。」
  「你心裡也非常清楚,優姬是玖蘭家的純血公主。優姬的出生,就是為了嫁給你當你的妻子。我雖不知道優姬是怎麼想的,但如果只是為了保證血統,為了保證這股強大力量不會減弱,就要決定一個孩子的未來,不會太不公平了嗎?」樹里,悠。。。對不起了,請原諒我!我只是想讓他們找到自己真真正正愛的人而已。(是你一腐女想看人家BL吧!==|||)
  「可是,媽。。」
  「沒錯!優姬現在是很喜歡你,但她也同時對零心存憐憫,也喜歡著零。但那並不代表愛,我希望可以給優姬,也給你自己一個選擇的機會。試著問一下自己的心吧!」我並不想勉強你們,如果你們真的是相愛的。到那時,我絕對不會出手阻止!!!
  「媽~」樞突然很溫柔的叫了一聲。
  「什麼事?」我轉過身。
  他朝我招招手。「您過來一下!」
  「哦!」我走過去。
  他拉著我,讓我坐下。屁股剛沾到沙發,他就一歪身子要躺下來。「等一下!」我一下子托住他的頭。
  「怎麼了嗎?」那聲音有點可憐兮兮的感覺。
  『撲哧』一笑。「你。先等一下!」我急忙起身,跑回房間。從衣櫃里翻出一張被子,才跑下樓。
  「您。。。拿被子去了!?」他一臉驚訝。
  「這不是當然的嗎?你就這樣睡覺不冷嗎?」我說的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我在次坐好,樞笑著枕在我腿上,把臉埋進我的懷裡。
  我奇怪的望了望,想了一下。然後把被子弄好,蓋在他身上。「幸好這沙發夠大,也夠寛。」長度的話,應該有三米多吧?真是名副其實的沙發床。
  樞『嗯』了一聲。
  「你真的要在這裡睡,這裡可是客廳哦~」
  「我的房間不是被人佔了嗎?還能睡哪裡?」
  「可等一下他們上完課回來,看見的話。」
  「反正他們看不見我的睡相就行啦~別吵了啦~我好睏~」他不耐煩的嘟囔一句。我摸著他柔軟的發,默默地看著他沉沉睡去。「睡著的時候可愛多了~」輕輕的笑了一聲。
  ——
  「終於上完課了!」藍堂推開門就進來,大大咧咧的說一句。
  我連忙捂住樞的耳朵,瞪他一眼。
  「干。。。幹嘛啊?」後進來的一條,非常適時的捂住藍堂得嘴,不過眼神中帶著驚訝。
  「你們小聲點!」我用口型說。「如果吵醒樞的話,小心我『喀嚓』了你們!」深怕他們不明白,我還非常友好的提示性的做了一個動作。再次抬頭卻看見他們一臉黑線加恐懼,還有一臉你是惡魔的表情。
  我做了什麼讓他們這麼痛恨欲絕的事嗎?我偏頭奇怪的想了想。
  一條抿了抿唇,慢慢走過來。「有什麼事情嗎?」我非常非常小聲的問。
  「我想,樞大人除了在樹里大人,和悠大人懷裡這麼睡過之外,你是第一個。」還真是不敢相信。不過轉頭想一想,連媽都叫了,在他懷裡睡覺是很正常的吧?
  我螺桿奇怪的抓了抓頭髮。「是嗎?在你們來之前,他都是這樣的。每天拉著我要和我一起睡,如果我不答應的話。就會。。」
  「就會怎麼樣?」
  「你還是不要問得好。」我好心的提醒一下。
  『恩恩』他立刻點兩下頭。
  「不過他會這樣,總是有原因的~雖然我不能說。」微微笑了笑。
  「你。。。真的很特別。」一條不可思議的望著我。
  微微點頭。「謝謝,你們也上去休息吧!」
  「那樞大人就拜託您了!畢竟,這裡是。。。大廳!」
  「好的,我會的!」我非常了解的點了點頭。
  輕輕手的沾起被角,拉上一點,蓋好。
  如果這時候你出入的話,就會發現一個男生躺在一個女生腿上。女生輕輕微笑著,心情很好的樣子。
  但如果你再看仔細一點的話,就會發現男生的臉。黑了半邊。「樞,睡覺的時候眼睛要閉上才行哦~」
  知道了啦~明明是你們剛才吵醒我的。
  半夜的晚空,星星的光芒點綴著大地,月華彷彿紡紗般,被夜風輕輕撩撥著,連綿不斷,籠罩著廣闊而又寧靜的大地。
  風輕輕吹過時,樹葉『沙沙』的響。
  溫柔而平和的,彷彿母親哄著孩子,緩緩入睡的美妙歌聲。
  這一晚,每個人都擁有了一個美好的夢境。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