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3009
  導致在第二天,經常心不在焉,對別人的說的話總反應不過來。
  還有,在真正睡著之前感覺到的,感覺到的那種不詳的感覺。
  是。。。錯覺嗎?
  抬頭望著天空,卻是在獃獃的出神。
  一個身影擋住我的視線。
  。。。呃。。。。。。「誰?」傻傻的問出。
  「你傻了啊?」冰冷的聲音帶著寒風使我立即清醒。
  恩。我猛然清醒。「零!!!」
  零在我身旁坐了下來。同樣注視著前面的樹林,問道。「你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迷?」
  「沒有啊。。。零?」
  「幹嘛?」
  「你昨天一回到來就把裙子脫了嗎?」我閃著淚光,可憐兮兮地瞅著鼻子。
  零憋了我一眼。「這還用說嗎?不過被一些學生看到了。」好不容易才從人群里逃出來的。而且,你有看過一個男的被人逼迫穿上女裝后,還可以自由自在沒什麼感覺的走在別人面前的嗎?不,絕對沒有!!!
  「零,我覺得很奇怪誒~為什麼你總是不肯叫我姐姐呢?」
  「因為叫一個比自己矮,看上去又比自己小的女孩叫姐。非常不習慣。」
  去!「我看,你那是心理作用。樞不是還叫我乾媽嗎?」我快手快腳的捏捏他的臉。
  他一掌拍開我的手。「喂,不要掐我的臉。」
  「那你對樞他們有什麼感想?」
  零皺了皺眉,目光複雜。「我討厭吸血鬼,特別是玖蘭樞!」
  「真的嗎?零?不要把同樣的思想放在不同的人身上。」
  「總之我討厭他們。」
  「你呀~你討厭的不是他們而是緋櫻閑,還有自己的無能。你只是把討厭那個人的那種感情放在了他們身上。」
  「我沒有!」我就是討厭他們。
  「零,不是每個人都如你所想的那樣。光看一個人的外表,並不能判斷出他是好人還是壞人,你要用心去感受。」
  「。。。。。。」
  「試著放開自己的心,不要把自己封閉在一個獨立的空間,有很多人都在你身邊支持你呀!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摸著他銀色的發,輕輕的說。
  「我不想期待。」因為帶來的是更加沉痛的失望和悲傷,更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藍堂他們嘴上說著討厭你,你是他們的敵人。但那也只是停留在表面啊~他們所出生的家族,他們所成長的環境,他們所擁有的能力;包括零你也一樣,我有許多許多都無法自己選擇。所以人們才會更為珍惜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無法。。。選擇。。。嗎?」
  「因為不想失去,所以人們會擔憂。因為擁有,人們會幸福,快樂。所以生活中才存在著喜怒哀樂。生或是死,我們總是無法逃避,所以選擇面對而不是封閉自己。死去的人他們無法看見自己未來的事,但同樣的,未來的是有自己決定。而未來的命運就掌握在還活著的人手裡。」我拉出零得手。
  「你的命運和未來,就掌握在你自己的手裡。」
  「。。。是嗎?」
  有時候,零和樞都一樣,很防範別人進入他們的內心。
  因為當初的害怕,因為不想故事再重演。
  所以,給自己戴上了。。。面具。。。
  零學會沉默,不願與別人交談,總是拒別人千里之外。
  而樞,卻完全相反。會笑會耍人,因為不想而帶上溫柔的面具,只是笑,卻很少生氣。
  零所看到的認識的吸血鬼,是殘酷的冷血的,沒有人性的。吸血鬼奪走了父母的生命,還帶走了自己剩下的唯一的親人,唯一的想好好守護的東西。又怎會不恨?
  就因為這樣,樞總是一笑對人,不想對無辜的人施加傷害,所以零才會那樣討厭他們。
  人皮下的野獸嗎?
  但野獸也有心啊,也同樣擁有感情啊~
  也同樣會有想守護的人或物,不是嗎?
  「唔~」聽到零痛苦的低吟出聲
  呃。。。「零!?」
  他一把推開我,搖晃的起了身。
  「零?你怎麼了?」連忙撫著她。
  「放開我,離我遠一點,不要過來。」他推開我說。
  「你流了好多汗!」
  「不用管我!」
  「你的眼睛!!!」變成了紅色???
  「我說了你不用管我!」對著我喊,大口喘著氣倚在樹上。
  「你!」這個情況,不會是渴血吧?
  對了,是優姬!零會對優姬的血起反應,引起渴血的狀況。
  我把手放在他的頭上,暗暗使用力量,讓他冷靜下來一點,起碼還有自己的意識。
  但優姬在哪裡?我四處張望。
  「啊!」看到了。
  「優姬,別過來,站在那別動。」我連忙大喊。
  優姬彷彿聽見我的叫聲,停在那裡,但眼裡滿是不解。
  我趁這個空擋,快速扶起零,一步一步慢跑向月之寮。
  「總之回去再想辦法!」
  一進門,就看見樞站在我面前。
  「樞?」
  「把他給我吧!」他伸出手。
  「你。。。那就拜託你了!不要再傷害他了。」
  他半抱著零,上二樓去了。
  「希望不會出事吧!」「錐生零,錐生。。。錐生同學。。」
  零緩緩睜開緋紅的雙眼,一看到樞。
  就喊,「吸血鬼,離我遠點!」
  「呵呵,就只是因為聞到優姬的血而嚴重渴血嗎?還真是可憐啊~」
  「不用你管,你離我遠點。」零喘著氣吼道,也退後了幾步,樞身上的純血種之血更激起他想飲血的慾望。
  「哦~都這樣了,還有自己的意志,你還真是特別呀!錐生零~」上前抱住退後的零,嘲諷的說。
  「你,放開我。。。放開我,放開。。」零不斷的掙扎,想要從樞的懷中逃開,血的香甜味道刺激著零的嗅覺和味覺。
  「為了優姬,我可以讓你吸我的血。」
  「放開我。。。」零有氣無力的喊道。
  還真倔啊!「不喝嗎?我可不想有個LevelD在學院里亂吸學生的血啊~到時候再鬧出幾條人命就不好了,對吧?」帶笑著對著零說。
  意志緩緩瓦解,零一皺眉,一口咬上樞的脖子。
  房間里只剩下『咕咚咕咚』的喝血聲,和嚴重的血腥味。
  毫無預感的,懷裡的人身體向下滑落。
  樞心一驚,條件發射般的快速抱住零,防止身體的主人繼續滑落掉到地面上。
  「錐生零?」暈過去了!?怎麼回事?
  把零抱到床上,蒼白的臉色,並未因此而有好轉。
  『樞,你對零那孩子有什麼感覺?』腦海里突然浮現這樣一句話。
  「不知道!」下意識的就這樣說出口。
  「不能坦白點嗎?」我打開門問。
  「媽!你怎麼比鬼還恐怖!?」進來前先敲門行嗎?
  「我看你是想事情太入迷了,沒有感覺到我來。」我不過是走路沒聲,順便把自己的氣息封閉了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這也夠恐怖了吧!!!。。。夜天:我又不是在夜晚走,你恐怖什麼?)
  「或許吧!」
  「剛才他們幾個回來了,一臉殺氣要衝上來的表情。」
  「可以想象得到!」
  「我攔住了他們。」
  「這還用說嗎?不然的話。。。」
  「他們問為什麼攔著,還問為什麼會有這麼嚴重的血腥味從樞大人的房裡傳出來之類的。」
  「那你怎麼說!「
  「於是,我就讓出樓梯,做了個請便的手勢。還說『想死的話,我不介意你跑上樓衝進去。』」
  「不止這麼簡單吧!」
  「我還說了『既然你們忠誠於樞,就不應該干涉他決定的事。你們尊他為君王,就應該尊重他的選擇。君王做出的決定,作為臣子的應該服從,但有錯也同樣要指出,不可盲目遵從。』」
  「還有呢?」
  「『他一直以來所做的事你們一直都同意,並且給予支持的態度。所以,這次也請尊重他的選擇。畢竟,他這樣做有他的道理,難道你們不這麼認為嗎?』就這樣,沒了!!!」
  「果然是讓人無法反口的理由,佩服!」他笑。
  「傷口癒合了嗎?」
  「早就癒合了!」
  「哦~」我走過去,輕輕一推。
  「哇~」一個重心不穩,向床的方向倒去,唇貼上一個軟軟的物體。
  呃!?樞迅速起身,臉有點微紅。
  「哇~樞,幸好零現在是暈了的,不然的話。。。」我掩嘴笑著遐想。
  「媽,這是你弄得,誰讓你推我?」
  「意外意外~~~」嘿嘿嘿嘿~~~
  我的初吻沒了!樞一臉陰暗。
  「別鬱悶別鬱悶~零的初吻不也沒了?」我呵呵的笑。
  「我的天啊~」我的初吻竟然給了一個男的。
  戳戳他的腦袋「你在感嘆什麼?看你的反應也不討厭啊?」
  呃???
  這個嘛~倒也是。
  呃呃呃呃呃。
  什麼也是啊???我在想什麼啊!!!
  「好了啦!別胡思亂想了。零我來照顧就好。你先下去吧!徵用一下你的房間啦~~」
  樞點下頭,嘆口氣,便出去了。
  「呵呵~」我陰險的笑。什麼時候?我能得到一個媳婦呢?
  誒呀呀呀~~~~~
  ——
  咳咳~~~
  想入非非好像有點想的過頭了~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