緋櫻閑

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3365
  啊啊~「累死了。」我感嘆著,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椅子上。抓了抓,一把扯下頭髮上的發繩,黑色的髮絲散開來,鋪散在椅子上。
  樞略帶幽怨性的眼神望著我,用著懷疑的語氣詢問道。「您不是中途跑掉了嗎?」會累嗎?
  「那又怎樣啊?我是精神上受累。」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著哈欠。好睏哦~
  樞回過頭,望向一條「那些學生都回寢室了,對吧?」
  「是。」一條溫和的回答。
  我眨了眨眼睛,閉上了。正要陷入睡眠的時候,被打擾了。我最討厭別人打擾我的睡眠了。
  嗯!!!
  我慢慢睜開眼睛,坐起身。
  「樞大人!」星煉急急的叫了聲。
  「我知道了,」他揚一下手。
  「既然客人來了,哪有主人不出門迎客之道。」微微的笑了下。
  我跟在他們身後,也走了出去。
  前面空曠的場地上站著兩個人,我一眼就認得出是誰。
  不過,我還是拉拉站在我旁邊的星煉。
  「有什麼事嗎?」
  「星煉,我認得出左手邊的那個;右手邊那個是誰啊?」指指。。。
  「緋櫻閑。」
  「你來幹什麼?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給我回去!」藍堂對著他們大喊。
  「藍堂!你沒資格管我,我和你同是貴族。」
  「你。。。」
  我再次拉拉星煉的手。
  「她是純血種嗎?」
  「是。」
  「哦~」我點點頭
  旁邊的樹林響起『唰唰』的跑步聲,衝出一個人。
  銀色的發,紫色的眸;除了他還有誰?
  「喲!好久不見。」
  零的眉頭皺得緊緊的,眼神沉重。
  「那個戴面具的難得到底是誰啊?」藍堂小聲嘟囔了一句。
  「一縷哦!是零的雙胞胎弟弟。」我走上前輕輕回答。
  「你。。。」
  「雙胞胎?獵人家的雙胞胎,那不是?」
  「是哦!詛咒是存在的。」我笑道。
  樞轉回頭。
  「一縷!」零低聲叫出。
  「嗨!哥哥,好久不見!過得還好嗎?」
  「。。。」
  「看來還真是兄弟啊!」
  「你這不是廢話嗎?看發色就知道了!」頂一句上去。
  「問題是。。。你又怎會知道他的名字。。」
  「老爸!」
  「果然!理事長什麼事都知道。」
  「他當然知道,只不過不說罷了!俗話就是一隻老狐狸。」無奈的搖搖頭。
  「我也覺得!」
  「不過。。。嘿嘿,他現在有事休想瞞我。」我小聲笑幾聲。
  「哥哥,過來閑主人這裡吧!」一縷伸出手。
  「還真直接了明!」黑線。。
  零不動,咬了咬牙!
  「哥哥,過來不好嗎?和我一起吧!」
  「一縷。。。你。。」
  「喂,我說你們都是看戲的嗎?」
  「不然幹什麼?」
  「你們!!!」我舉起拳頭。
  「您冷靜點啦!」樞連連擺手。
  「哼╭(╯^╰)╮!」我放下手,偏過頭。
  緋櫻閑向前踏了一步,笑得極其妖媚,可我看得想吐。
  帶笑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這次來只是把我的人帶回去,希望樞君您不要插手!」
  什麼你的人?說的還真自然啊~
  樞看了看,點了點頭。
  「喂,你是笨蛋嗎?」我低聲喊了一句,抓了下樞的袖口。
  「樞大人!!」星煉手忙腳亂的喊了一句。
  我們這可是兩邊都不可得罪啊~
  「沒關係!」
  「夜天大人~」一條叫了一聲。
  我鬆開手,不高興的甩一下頭髮。
  「我只是說我不介入,並不代表您不可以啊!」
  我轉過身,走回樞身後,抓著他的衣服。
  「零,過來!」閑輕吐出一句。
  我很清楚的看見,零的眼睛瞬間黯淡了下去。失去自我似的,向前踏出一步。
  使用了血親的關係嗎?哼。。。
  【『心環』阻止他。】我在心中默念道。
  「呀!好痛!」零輕呼出聲,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的戒指。
  『奇怪?怎麼回事?』緋櫻閑稍稍皺了皺眉。
  「您弄的嗎?讓錐生擺脫控制?」樞側了側身問。
  「你何時看見我動過?」我反問回去。
  「嘛~也對!」他揚了下嘴角。
  「零!!」緋櫻閑挺高聲音。
  好尖銳哦~我捂住耳朵。
  「啊?」零抬起頭。
  「痛!」怎麼回事啊?
  零痛的單手撐在地面,盯著自己手上的戒指。
  戒指很平靜,看上去也沒什麼不正常的啊?可剛才兩次疼痛都是。。。
  嗯?「一縷。。」
  「是!」一縷應聲彎了彎腰。
  抽出劍,向零走過去。
  零抓著右手有點搖晃的站起來,看著眼前的一縷。
  呃。。。?真的。。。那麼痛嗎?
  「哥哥!乖乖跟我們回去吧。」
  零鬆開手,右手握上『血薔薇』,卻並沒有拔出。
  「他不拔槍嗎?」
  「那是當然的!你面對自己的弟弟會忍心打他一槍嗎?」而且是因為自己才變成那樣的弟弟,哪有可能狠下心呢?
  「所以,緋櫻閑是。。。」
  「對,她就是抓准了這一點,料到零不會拔槍的;所以她才叫一縷去的。」
  一縷舉起劍,毫不留情的砍下去。
  零連忙跑開,險險躲過。
  一劍劍揮過來,零就不停的躲,衣服也被劃破了幾道口子。
  我跑上去,張開雙手擋在零身前。
  「夠了吧?他起碼也是你的哥哥。」
  「哼,我沒有這樣的哥哥!讓開!!」
  「不讓!」
  「切!」他舉起劍,一劍砍下來。
  霎時,零手上的戒指發出耀眼的紅光,在我們周圍築起一道屏障。
  「這是。。。」所有人驚訝的瞪大眼睛。
  「人類!一縷,退下吧!」一縷收回劍,返身回到緋櫻閑的身邊,
  「人類不要管我們的事。」她冷冷的道。
  「誒呀!這我可做不到呢,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插手你們血族的事情呢!」認真想了想,頑皮的笑了笑。
  「區區一個人類。。。」
  「然後怎樣?想殺了我嗎?我聽說你也殺過不少人了吧!」看看自己的手指甲,好像有點長了呢!
  「哼!殺你?我還怕髒了自己的手呢!」
  「是啊是啊!作為一個人類來說,我也非常不喜歡也不屑和你說話呢!我還怕浪費了自己的口水呢!不過,非常可惜。要不是因為後面這個傢伙死性不改的,我還懶得理你呢!」打打哈欠,今天太晚了。
  「你。。。一個人類不要太得意。」
  「也是,多謝提醒!對了,提你一句,緋小姐。不要認為所有人都要聽你話,因為你的過度任性和總一直我為中心的性格。當初那個人才會得到那樣的下場。」風撩起我的長發,今天晚上真不好。
  「你。。。我不放過你!」她好像生氣了。
  「夜天姐,你不要惹怒她呀!」
  「你說什麼呢?我,作為一個是人類又不是人類的存在,就是為了阻止戰鬥的發生的!我剛才只是把多年調查的結果告訴她而已啊~」哪知道她自己無端端生氣了,才不關人家事咧~
  (拜託~好歹你也注意一下您的語氣好不好啊?)
  你這是阻止戰爭嗎?我看是火上澆油多一點吧?眾人心語。。。
  「可惡~」緋櫻閑大喊一聲。
  「閑大人!」一縷一驚。
  力量在緋櫻閑手上凝聚,偶爾有絲閃電樣的痕迹劃過。
  「看招!」
  「啊!」一縷驚呼一聲。
  一個紅色的光球帶著足以使人致命的戾氣,朝我們飛來。
  難道這也是純血種的特有力量嗎?哼,可笑。。。
  屏障瞬間化為上萬柄光劍,『唰唰唰『的不停射出去。
  「啊啊啊???」
  光劍穿破光球,直線向著緋櫻閑射去。
  緋櫻閑立刻到處閃躲,但還是受了傷,手、大腿、臉,都被划傷了。
  「閑大人!!」
  幾把光劍同時穿過緋櫻閑的肩部和大腿,還有右手。
  「哇~一定很痛!「我輕呼出聲。
  緋櫻閑吐出一大口血,單膝跪在地上,不斷地喘氣,眼神憤恨的望著我,還帶著不可思議的目光。
  「呵呵~」我對著她笑了笑。
  一縷急忙跑過去,扶起緋櫻閑。
  「閑大人,你還好嗎?」
  「咳咳~沒事!」兩人說完消失在原地。
  「哇~不見了!」
  「一縷~」零悶悶的低下了頭,眼裡滿是悲傷和落寂。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啦!回去睡個覺,就什麼事也沒有啦!」我轉身想走。
  「等等。。」
  「有什麼事嗎?」
  「這個戒指。。。所擁有的力量,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舉起右手。
  「這個倒可以說!這是我在四年前離開之前偶然間得到的。這是上古原石,人們都這樣說。不過,這其實是幾千萬年前,從外宇宙掉到地球上的隕石。」
  「隕石?」
  「對,隕石有很強大的放射性有毒物質和能量,會使人身上的細胞死亡。不過我非常好運的是,我得到的是隕石的中心石。」
  「什麼意思?」
  「隕石雖具有強大的放射性能量,但它的內部卻不是這樣,不僅充滿力量,而且能量非常純潔。可以為我們所用。而且,要得到這種石頭,必須要等到隕石慢慢被腐蝕消失才能。而要等到它消失需要。。。一千萬年以上的時間才行。」
  「所以說,你真的非常的好運啊~」一條笑著說。
  「而我把得到的石頭分成了兩塊,一塊做成現在零手上的戒指:另一塊嘛~被我自己藏起來了。」
  「好吧,就算是這樣【平靜】。。。可為什麼脫不下來呀?【大吼兼猛拽】。。。」
  「啊~我忘了說,這石頭有靈性,會認主的。」
  「那為什麼不認你啊?」不耐煩的聲音。
  「雖然人家也喜歡紫色沒錯啦!可我還是比較喜歡水晶多一點,所以對不起啦!我就這樣對它說的。」
  眾人無語,這樣也行啊~~~
  「那祝各位有個好夢!今天實在太晚了,晚安各位!!!」跑上樓了。
  就這樣,這天晚上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猜測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也知道他們想知道什麼?
  不過他們會想,也是應該的!!!
  我疲倦的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漆黑的夜晚沒有一點星芒,只有濃濃的黑暗席捲在城市的上空。
  在夢裡,也有一絲不祥的預感。。。。。。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