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祭【下】

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4478
  走出更衣室,沒想到樞就站在門外,看見我們出來,微笑著伸出了手。
  我同樣微笑著搭上他的手「樞,怎麼樣?」順著轉了幾圈、
  「很漂亮。下一個就是母親你了,準備好了嗎?」
  聽見這話。我苦惱的抓了抓手臂。「大概。。」
  「什麼意思?」不明白。
  我看向身後的殤「因為殤不會彈鋼琴,所以我得自己彈,這樣會好累的。」
  「我怎麼樣?」
  「?」我抬起臉、
  「我的意思是我來彈鋼琴。」樞英俊的臉上帶著期待。
  我暗想。行了行。「可是。。。你不會彈那首曲子啊!」
  樞在我的手背上映下一吻。「你彈一次我聽就行。」
  「彈一次就行??」這麼神奇?
  「試一下總沒錯的,真的不行的話就改成清唱算了。」
  我看了看遠處的大屏幕「可沒時間了。」人家都快唱完了。
  「把你的號推后就行了。」狐狸般的笑容閃現在他的臉上,這總讓我起雞皮疙瘩。
  「這樣也可以?」太奸詐了吧!
  樞毫不介意的對著站在不遠處的一條道「一條,拜託你了!」
  「知道了。」一條的身影融入遠處的人群里。
  輕輕拉過我。「那麼,先練習一下吧!去音樂室。」往教學樓做出了請的手勢。
  「嗯!」我點點頭。
  音樂室—
  「我要開始彈羅!」把琴蓋打開,手指按在黑白琴鍵上。
  「請吧。」
  五分鐘后-
  「呼~記住了嗎?」
  「大致上記住了。」
  「要不要我彈一遍?這樣也會熟悉一些。」
  「也好。」
  把雙手放在琴鍵上,按下去。
  。
  我站在鋼琴旁拍著手笑著說。「很好,已經完全掌握了。」
  樞停止了演奏、「這多虧您呀!」
  「快點下去吧!你跟一條說了要他準備鋼琴嗎?」
  「他剛才應該聽見了。」我們離開音樂室,慢慢的往操場走去。
  宴會場地—
  【剛才因某種原因推后的參賽者,現在調整好了。伴奏樂器:鋼琴。伴奏者是...是:玖蘭學長】
  「不會吧!」
  「竟然是玖蘭學長!!」
  」怎麼會!!「會場頓時起鬨。我站在後台,哈哈的笑著。」樞啊樞,人氣就是高啊~「
  【總之現在請大家欣賞!】
  舞台的燈『刷』的亮了。
  樞坐在鋼琴前,對我笑了笑。
  「好漂亮!」
  「不敢相信。」
  我拿起麥「希望大家對我的臨時改變不要介意,請大家欣賞下面的這首歌。」
  鋼琴漸漸響起。
  ~~~~~
  我靜靜地聆聽著,然後微微張開嘴。無比熟悉的歌曲,一個個跳動的音符溢出。像往常一樣。只不過,這首歌給我的感覺,很像零。
  鋼琴聲漸漸停止,接著會場上爆發出尖叫聲。
  「哇~好棒。」
  「(⊙o⊙)哇~~」
  「謝謝。」和樞對望一眼,下台。
  「您唱的很好聽。」
  「多虧你的演奏天賦才對。」
  【現在開始,進入評選階段】
  「評選?還要評嗎?」我瞬間詫異的抬頭。
  樞此刻笑得十分溫柔,溫柔的讓我想給他一拳。「您不知道嗎?」
  「如果我知道就不參加了!」我朝著他吼道,心痛啊~
  一條在後面叫了我一聲「夜天小姐。。」
  我無力的說著,攤在沙發上。「叫夜天姐就好。」
  「呃。。。夜天行嗎?」
  「可以。」我沒說不行呀。
  「夜天,我覺得你很有希望拿獎。」
  唔~上帝保佑。「唔?」
  「你自己不覺得嗎?」殤站在我旁邊問。
  皺了皺眉。「我是不想拿。」麻煩。
  想了想,看了看沒有注意我這邊,就悄悄的從空間里拿出一副塔羅牌。一個鯉魚挺身坐了起來,開始進行占卜。
  *
  那些學生都鬧哄哄的,好像結果快出來了。
  【現在公布,第三名是:(背景音樂響起)雅娜同學,恭喜】
  一個女孩走上台,長得很可愛的,穿著可愛的公主裙。
  「非常。。。謝謝大家」臉都紅了,太緊張了吧!我感覺很無語,只好把目光回到打開的牌上面。
  【請問,你有什麼願望?在合理範圍內的就行】主持人問。
  「呃。。我。。。我想等下和。。和玖蘭學長跳舞。」
  【好大膽的邀請,請問被邀請人是否願意呢?】
  「這個。。。」大眾目光齊刷刷的望向這邊。
  樞一瞬間站在我旁邊,我看也沒看他小聲說「我知道你想拒絕,但作為一個紳士,拒絕女士的邀請是很不紳士的行為。」
  「你真想把我推出去。」樞微笑著。
  我把牌疊起來,洗著。「沒有,你可以拒絕的。結果就是讓那個女生下不了台。」
  「那好,我接受了。」
  【哇,玖蘭學長接受了。】
  台上的女生臉都紅透了,柔柔的望著樞。而台下,更多的是羨慕和嫉妒的目光。
  「你還真多人仰慕啊~」無奈。。。
  【第三名的還有一位,是可愛的箬竹小姐,請上台】
  綠色的衣衫輕擺,綠色的發。溫柔的雙眼,泛著一層水光。
  我緊緊盯著手中的塔羅牌,笑道。「我們來打下賭吧!他肯定會選一條信不信?」
  「不會吧!」驚!
  「看一下就知道了。」我邪邪的笑著。
  【恭喜你拿到這個獎項,請問你的願望是?】
  輕輕柔柔的聲音出口
  那女孩柔的可以滴出水來的眼睛望過來這邊,視線凝固在一條身上。我可以瞬間感覺到一條的僵硬。「我希望,一條學長能成為我今晚的舞伴。」哇~真有福氣,聲音也真的好柔美呢!
  「哈哈,猜對了。」我拍著手,落井下石的大笑著。
  「一條,命運不可避免啊!」樞感嘆道。」面對現實吧!「
  「樞大人~我太受打擊了。」背對著舞台抹眼。
  【請問,一條學長的決定呢?】
  「好。」一臉笑容。
  「你的變臉速度還這是快啊~」我驚奇的感嘆著。他無奈的笑~是十分之無奈~~~
  【下面,公布第二名:是吹雪學姐,我們的雪公主殿下,有請上台!】
  一陣拍掌聲,熱烈響起!!!
  「我這個人十分單刀直入,所以我就直說了。」舉起手指。「我希望那位男生能和我交往,不知是否賞臉呢?」
  按照她指出的方向我望過去。只有一個人,而且那位仁兄還沉醉於記憶中,壓根沒有反應。
  「殤!」我托著下巴,喚一聲。
  「什麼事?」他扭頭看向我。
  我無語的一捂腦「真是的!台上的漂亮女孩子希望你跟她交往。」
  嗯。「我拒絕。」
  眾人驚愕~
  「也對,那麼可否給我你不接受的理由呢?」
  殤更加直接。我很懷疑他懂不懂愛護人家女孩子的心靈的?「第一我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第二我待會就要離開這裡,今天只是受人邀請;第三我已經有愛人了。」
  「哦~小殤有愛人了,我怎麼不知道呢?」我從沙發上一下子彈起來,蹦過去。
  「你沒問。」
  「切!」我轉頭。
  【那,吹雪公主,您在許一個心愿吧!】
  「嗯。。。我要環球三天游。」
  【這個。。。不太可能實現】
  「誒~那我要吃大餐,超豪華的那種。」
  【這個。。。也不太可能】
  「那算了,我想要一個真正喜歡我的人。」
  【呃。。。。。。】
  「不是有嗎?」我鄙視性地偏著腦袋,小小聲的說道。!!!怎麼么會有迴音?
  一抬頭,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啊咧?怎麼回事?一側過臉蛋藍堂這死小孩,竟然拿著一個大大的擴音器站在我旁邊。」藍~~堂~~「我的頭髮飄了起來,一把掐住他的臉蛋,使勁往兩邊扯著。
  「那你說在哪?」
  ?我扭過身,望著她。「他常常就在你的身邊,只是你沒發現而已。」
  「那他是誰?」
  「這個要你自己去尋找答案。試一下閉上眼睛回憶一下,是誰一直陪在你身邊?你的心真正的歸屬?你真正喜歡的人是誰?」
  「那你又為什麼會知道?」
  「嘛~剛占卜出來的,很準的哦~」我兩指夾著一張塔羅牌,放在嘴唇邊上,上面的圖案是公主和騎士。
  「雖然我不太相信,不過是一下也無妨!」她面帶微笑走下台。
  「應該說您很厲害嗎?」
  「我不介意!」我攤攤手道。
  【最激動的時刻到來了,到底誰?能獲得這個獎項呢?】
  「哦?要公布第一名的得獎人了!」樞笑啊笑,眼睛彎得像在計謀著什麼的狐狸。
  「你別笑了,你一笑我就有不好的預感!」我抱著胳膊,打了一個寒戰。
  「原來是這樣啊!」
  【現在結果已經到了我手上。第一名就是。。。就是。。黑主夜天!!!】
  「哇哇哇哇~~~」尖叫聲連連不斷。
  「不會吧~我的天啊!」咱扶額了
  【請掌聲在熱烈些!!!】
  「上去吧!」樞推了推我。
  我狠狠的怒瞪著他。「你把我第二次推進火坑了。」
  「我這是讓您更上一層樓,接受更多人的敬仰。」
  「我信,我信你等會會被我五馬分屍。」留下這句話。維持著笑容上了台。
  【請問您有何感想?】
  「非常感謝理事長,玖蘭,還有兩位風紀委員。不然我也不會參加這個比賽,我等下會『好好謝謝』他們的。」我特意咬重那四個字,狠狠的盯著他們那邊。
  遠處—
  「樞大人,您不覺得您乾媽的那句話別有深意嗎?」星煉滿臉黑線。
  「我也覺得!」
  「而且帶著很重的殺氣。」
  「錯覺錯覺,你們想太多了。」樞十分強大的在內心自我安慰中。
  「或許。」殤淡淡的答了一聲。
  【是嗎?也就是說你原本是不打算參加的】
  「因為我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您今年十八歲,對嗎?】
  「應該說過完生日就到十八歲。」
  【那你現在有什麼願望?】
  「願望的話,那倒沒有誒!」
  【真的嗎?】
  「當然,我現在想要的都有,所以暫時還沒有什麼願望。」笑著回答。
  【既然這樣,就進入下一個環節】
  「呃???」完全一頭霧水。
  【有請我們的冠軍,當下給我們唱一首歌。】
  「誒!!!怎麼回事???」
  【這是歷年來的規定啊~】
  「是真的嗎?你確定?」我十分懷疑的望著他,卻沒看出什麼端以來。
  【當然是真的!】
  「可。。。可是。。」
  【那麼您會唱什麼歌呢?】
  「這不是會不會唱的問題。」
  【那麼是有什麼問題呢?】
  「好吧!我唱。」
  【大家鼓掌】
  『拍拍』的掌聲在場下響起。
  真沒辦法~
  我想了好久好久,然後終於想出一首歌其中一段十分適合這個場景。不過沒音樂,只能幹唱這幾句,然我差點走音。然後終於唱完了,可以下台了沒?
  【唱得非常動聽,希望今晚的舞會您過的愉快。】
  無力的走下台,順便嘆幾口氣。
  抬起臉,笑容依舊,不過多了點陰森罷了。
  「呵呵。。」僵硬的扯扯嘴角,滿頭十字路口。
  「樞去哪裡了?」黑著臉問,兩眼發光。
  「這。。。這這。。。」眼前的幾人打著顫。
  「哼。」拍拍手上的灰塵。
  殤靠過來「夜天。」
  「有事嗎?殤。」
  「有很多人看著你,男士居多。」
  「哦!星煉,你不去跳舞嗎?」我平淡的應了聲,問著星鏈。
  「我不喜歡。」她搖搖頭。
  「不要這麼冷嘛~去吧去吧~」推了她幾下。
  她向前了幾步,就有很多雙手放在她面前。
  「我就認為嘛~星煉很招人喜歡的!」
  殤平靜的點著頭、「嗯!」
  我掐著他的臉,嚴肅的說道。「你也是,整天冷冰冰的笑起來沒什麼溫度?給我改了。」
  「天生的。」改不了。
  「藍堂,樞和一條都去跳舞了,你也去。」
  「憑什麼啊?」
  「憑你這個偶像學長,長得粉可愛的很惹女孩子們喜歡啊~」一大排女孩子眼冒紅心看著他。
  他哼一聲,拉起一個就往舞池走去。
  「呵呵,說起來優姬和零呢?」
  「優姬在吃東西;零換了衣服后,在執勤。」
  「這麼快就換了嗎?」好無趣哦~
  殤把手伸到我面前。
  「幹嘛?」
  「跳舞。「不由分說把我拉到舞池。
  「站好。「
  「是是是!」
  舞曲響起。
  飄揚的裙擺,飛舞的長發,猶如在夜晚的星空里,翩翩起舞的精靈。
  一隻手把我接過去。
  「咦?」抬頭。
  「一條!!!」不會吧!
  「呵呵,跳一下沒關係吧?」
  「是沒拉!」不是正在跳嗎?
  不知不覺轉了幾個圈,又到別人手裡了。
  我用死魚眼瞪著他。「你們怎麼個個這麼順手?」
  樞笑著。「當然,有美女相伴手當然會順點。」
  「樞!你還差被我扁一頓哦~」我面無表情開口。
  「這這。。。這個嘛~」無奈的嘆口氣。。。
  「您還真記仇!」
  我眼角憋到一個人影,隨著舞步慢慢靠過去。
  好!!!
  一拉。「哇~」優姬驚叫一聲。
  「你。。。」
  「樞學長?」
  樞臨危不懼的回答。「你好,優姬!」
  「優姬,樞請你跳舞哦~」
  「姐。。。姐姐???剛才是你拉我的?」不滿~
  「那,兩位慢慢,(^_^)/~~拜拜~~」溜走~
  所謂先走為妙,這句話永遠都是對的。
  我們應該多多效仿嘛~~~
  這麼多位,祝你們好運羅~
  「啊!逃走了!!」
  再看另一邊!!!
  啊!連殤也不見了!
  望望場外那些快要吃了人的目光。。。【無語~】
  這兩個臨陣脫逃的傢伙,竟然丟下我,逃了!!!
  樞黑線。。。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