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祭【中】

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4676
  我從深深地沉迷中回過神來。「殤啊~你選好了沒?」零已經十分的完美了,再來就是這邊了。不過無論再怎麼喜歡,打死我都不會讓他穿著古裝進去的。
  「.....」
  怎麼沒人應啊?「殤?」一轉頭,發現殤抓著一件素衫發獃【古裝】
  我走上前去,一拍他的肩膀。「殤。」
  「額,夜天。。」他獃獃的扭過頭,眼波一瞬間流轉,染上青色。
  我伸手摸了摸那衣服,恩,絲綢啊!「怎麼了,喜歡這件嗎?」我笑著問。
  「嗯!」他猶豫著點了點頭。
  我看了一下標價,七十五萬。「那就拿下唄~」我拿過他手裡的衣服,發現這衣領處有枝帶玉的發簪。
  翠綠的玉石泛著淡淡的綠光,晶瑩透明。看著它,彷彿可以讓人心情平靜。
  舉起那隻玉簪。「你真正喜歡的是這簪子吧!」不過這也難怪,總感覺有股淡淡的魔力,是很溫柔的力量。
  他的眼神瞄向別處。「這。。。」看來的確是有口難言的事情啊。
  「這是祖母綠嗎?」零站在我身後,盯著那隻玉簪問道。
  「不太確定呢!」我呵呵的笑,把衣服連同那玉簪還給殤。
  殤接過,眼波流轉得更快了,彷彿有光華一般。
  轉過身「零!」我叫一聲。
  然後不禁暗暗笑了起來,零的姿勢好好笑哦~
  「幹嘛!」他微微抬著雙手艱難的走著。
  「呵呵,直到現在幾點?」
  「不知道,不過太陽快下山了。」他望著店外說。
  「那還真是可惜啊~把么就去最後一個地方吧!」我遺憾的笑著說。接著把手裡的金卡給了那女服務員,那服務員刷過卡后還給我、「還要去哪裡啊?」零不耐煩的問。
  拉起他的手,然後扯過旁邊還在呆愣呆愣的殤「你跟著我就是了嘛~」對著零燦爛地笑道。
  -
  走過了好一段路,街上燈火通明,夜市開始熱鬧了起來。
  在一路上,背所有行人行注目禮二十分鐘后,零終於忍不住問。「還沒到嗎?」
  點點頭、「嗯,那裡比較遠。」我們慢慢的走,速度能快到哪裡去呀?
  穿著高跟鞋走了一段,零也慢慢適應了。「腳感覺稍微沒那麼痛了!「可是,我很想脫下來好不好!
  「我就說一會就習慣了嘛!」
  「不過服裝還是很不習慣。」零隱忍的咬著牙關。
  看著『她』黑了一半的臉蛋,我不禁哈哈大笑。「殤?」我的天啊~這傢伙走路怎麼東倒西歪的?想事情也想得太入迷了吧!
  『還走出馬路,我差點想一下子把他踹出去,他還有沒有危機感啊?』
  我看得臉都黑了,一把抓住他的手。
  真是的,您可別落下個『出師未捷身先死』啊!我可不想為您準備棺材啊~
  想著想著習慣性的停下腳步,轉彎走進巷子里。「喂,夜天!」
  「啊?」零一吼,我被足足嚇了一跳。
  「走進來這裡幹嘛?」零黑著臉用手指著我問。
  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周圍的景象。很堅定的一點頭、「到了!」拂拂頭髮。
  「這裡?」
  殤幽幽的抬起頭,鬆開我的手,站穩。「好舊的當鋪!」
  「喲~你清醒啦?」我十分驚奇地捏了一把他的臉。
  他挑起眉頭。「我一直都非常清醒。」
  我緩緩地彎起嘴唇,帶著輕微的笑意,挑起他的臉。「是嗎~不知道剛才是哪位恍恍惚惚的走出馬路,差點被車撞死啊?」
  「有這種事==|||???」渾然不知。
  這個沒心沒肺的小子,果然剛才應該讓車撞死你。
  『哐當』「誰在外面吵呢?」隨著物品被移開的動靜,一把蒼老的聲音從店內響起。
  「老爺爺,我回來了!」我大聲喊。
  不久,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從裡面走出來。
  『喀拉喀拉』的推開了那扇鐵門。「丫頭,回來啦?都幾年沒見了,長得更漂亮了!哈哈哈哈~」
  我不好意思的擺了擺手。「爺爺,您就別取笑我了。那個,我在之前。。」
  「丫頭太心急了。」他又是一次爽朗的大笑。
  「爺爺~」我不滿的嘟著嘴巴。
  他笑著晃著身體,伸手推了推臉上的老花眼鏡,一雙手上都是刻紋,那是歲月留下的痕迹。「好好,早就做好了!都已經幾十年沒人找我了,你是第一個。知道嗎?丫頭?」
  我笑著裝著可愛。「那是那些人笨而已。」
  「你等等,我進去拿!」
  我點點頭。「好。」然後他轉身進去了。
  殤湊過來。「你到底想拿什麼?」
  我一邊拍著他的腦袋一邊說。「等等你就知道了。」
  不一會兒,他就出來了,手上還拿著兩個錦盒。
  「來,給你。」他緩緩遞上,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打開看看喜不喜歡。老爺子我的視力下降了。就怕你不滿意了!」
  我打開第一個,是個手鐲子,明白透亮,沒有絲毫瑕疵,冰冰涼涼的。「不愧是爺爺,手工好好哦~雄風不減當年哦~」
  「哈哈,過獎了,丫頭。」
  「人家不小了啦~還叫丫頭~」轉身把手鐲帶在殤手上。
  殤奇怪的看著我,貌似很疑惑我的舉動。「夜天!?」
  我笑一笑,「算是賠償一下當初的見面禮好了。」
  「謝謝。」他摸了下鐲子,微微的笑了下。
  我打開第二個。
  一隻戒指躺在中間,銀色的戒身,上有繁雜的花紋,一顆紫色的寶石靜靜地鑲在戒指里,深沉而渾濁。
  「丫頭,這顆寶石的色澤不好,為何還要選它?」
  我伸出手指,撫摸著那光滑的寶石面。「因為我相信絕不會像外表那麼簡單,也可以說是,女人的第六感。」
  「靠感覺去斷定嗎?」
  戒指的內壁刻有一個小小的詞『zero』。
  我趁他們不注意,把一滴血滴在寶石面上,寶石迅速吸收,紅光過後,寶石一除之前的混沌,變得清澈透明。戒指上已經刻名,我的血只是起到讓他的力量被激活的作用。
  「零,這個給你。」一丟。
  「誒~哇~」他連忙接住,鬆了口氣。嚇死了,還以為會接不住列。「這不是戒指嗎?」
  我伸手,撫摸著他光滑的臉蛋,滑過他的眼睛。「禮物,護身符哦~這是做姐姐的一片心意,收下吧!」
  「紫色的寶石?那不是和零你的眼睛顏色一樣嗎?」殤喃喃的說了一句。
  「呃!。。嗯。」低低的應了一聲。
  他把戒指戴在右手尾指上。「剛好!」
  「那不是當然的嗎?我的眼光怎麼會錯呢?」我大義凜然的拍拍胸口。
  殤拍拍我的肩膀。「夜天,提醒你一下。」
  「什麼?」笑~
  「已經七點了。」
  「誒~這麼晚了嗎?」不過你說的真夠平淡的。「糟了糟了,爺爺我先走了,下次有機會再來看您!!!」說完,拉著兩絕色美人走了。
  「慢走啊~:
  *
  向校門口張望著。「奇怪,怎麼這麼晚還沒回來?」樞看了看錶站在會場的沙發旁邊。
  「會不會是去了比較遠的地方?「一條溫和的說。」或許等等就回來了。「
  「也對!「真是的,到底去哪裡了啊?
  一條環顧了一下四周,雖然說咱們的始祖大人本人沒有察覺,但是、「樞,我看你還是先顧好自己吧!「
  樞順著一條的視線望去,那些女生們圍了一圈又一圈,個個兩眼發光。「也對呢!」
  「那些女孩的歡喜雀躍,像狼一樣的盯著您哦~」看著離幾人幾米外的一大圈女生。
  女生們議論中。。。
  「好可惜哦~」A
  「為什麼啊?」B
  「曉學長和支里學長都不在。A」
  「不是還有三位學長嗎?」C
  「等下好希望和學長們跳舞哦~」B
  「對啊對啊!不知道這次是誰可以呢?」D
  「總之好期待啦!」A
  「對了,聽說有個女的和學長們住在一起。」不知道是誰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於是,眾吸血鬼沉默,個個都冒著冷汗,想逃貌似又不太可能,只能硬著頭皮強迫自己無視掉。
  「我也聽說了。」E
  「不知道長的怎麼樣呢?」男A
  「而且,聽說她還會參加歌唱比賽。」女B
  「不是好像,名單上都公布了。」
  「那個女的好像是十八歲吧?而且唱得還是中文。」
  「中文?拜託,誰聽得懂啊?」
  「恩恩。」
  「不過年紀倒也和我們差不多!」
  *
  一條溫柔地笑著。「樞,看來夜天小姐的名聲都傳遍整個校園了!」
  「好像是呢!」這下可要頭疼一陣子了呢!
  大咧咧的坐在一旁的大沙發上,一手托著酒杯的藍堂「切,那個女人。」
  「藍堂,小心被聽到哦!」
  「不過都七點多了,怎麼還沒回來呢?」
  「肯定是臨陣脫逃了?」藍堂喝著紅酒,然後大聲的說道。。
  真的是十分的大聲啊!臨陣脫逃?真是好玩的遊戲。我抬手,從餐桌上兩指夾起一把餐刀。
  唇角微微的挽起,一甩手、
  餐具用的銀刀,非常準的穿過人群從藍堂身邊劃過,直直插入沙發中。
  「哇~怎麼回事?」藍堂一聲驚叫,整個酒杯向後甩去,一條眼疾手快的接住。
  樞面無表情但又十分優雅的說道:」被聽到了!「
  「果然。」你慘了,藍堂。
  我笑著道:「剛才是誰說我臨陣脫逃呢?我沒聽錯的話,是你吧!小堂堂~」不想活了是吧?面前的人群自動分開,我一步一步的踏著貓步走過去。
  「歡迎回來。」樞禮貌性的彎了彎腰。
  啊。甩了甩頭髮、「稍微遲了些,沒有注意到時間。」
  「夜天小姐,你回來啦?」
  「小拓麻~」
  「請。。。請問有什麼事嗎?」
  「給你。」變魔術一樣,從身後抱出一個大袋子放在他手上。
  「這是?」星煉湊過來。
  一條感嘆。「哇~好多零食~」
  「回來時順便買的。」剛好經過了零食店。
  「零食!零食!我要~」藍堂撲過去,一條兩人急忙躲開。
  「英,昨天的零食還沒要你賠償呢!我們可一點也沒吃啊~」
  「就是呢!」
  樞走過來,在我耳邊輕問,「這算是報仇嗎?」
  「Bingo!答對了。」我笑著打了個響指。
  「零和殤呢?」
  我晃悠著腦袋,四處張望著卻沒看見兩人。「奇怪了吶~剛才還在一起的?」
  *
  「涅,學長們好像和那個女的關係很好的樣子。」女生滿竊竊私語道。
  「肯定用了什麼不正當的手法,狐狸精!
  我的耳朵十分敏感的動了動。狐狸精?臉瞬間黑了一半。站在我前面的樞,瞬間按住我的肩膀,尷尬地笑著。
  「不會吧???」
  「也不完全沒有可能啊~」
  「對對,那次我見過她,她從樹上跳下來。」
  「我也是,不過就被風紀委員他們趕人了。」
  「嗯。。。。」
  *
  「哎呀哎呀~我的形象給人不好呢!」都招人閑話了。我依舊黑著臉,但卻十分燦爛地笑著。
  「要說明身份嗎?」樞汗顏的問道。
  我擺擺手。「還是算了吧!說了的話,要不就是奉承我拉關係,趁機接近你們;要不就是有些學生激動過頭了,天天拿著菜刀追殺我。我可不要。」
  「也有可能哦~」一條。
  樞從身後的玻璃桌上端了一杯紅酒給我。我說「那些學生說聽不懂呢,要不換一首好了。」
  伸手接過。「臨時換?」樞略帶驚訝的問。
  「對,只要告訴殤就行了。」
  「隨你吧!你自己決定好了。」
  「哼,希望不要唱的比公雞還難聽。」吃不到零食的藍堂在一幫恨恨的說著。
  「你不喜歡的話,可以把耳朵塞起來喲~」我陰陰的笑著。
  「切!」他偏過頭。
  把酒杯放回樞的手裡。「那我先去換衣服啦!」瞄了一眼那群女生,奸詐的一笑。我不報復回來我就不叫夜天。快速的在樞的臉上親了口,大笑著走開了。」小孩子們好好努力吧!「
  「待會見。」樞搖搖手。
  我可沒有錯過那群女生萬分嫉妒的表情哦~真實心情舒爽啊~
  *
  更衣室-
  手指在衣服架上遊走。「就這套好了。」黑色的加長毛絨背心,深紫色的高領上衣,帶黑的短裙上有幾顆小珠子裝飾。
  選了一對暗紫色高跟鞋,上面有兩顆銀星一閃一閃。
  綁好頭髮,別上一個星狀的黑水晶髮夾。
  「完美!搞定了。」
  「看來你換好了。」殤敲了敲門,然後走了進來。
  我弄著髮夾,對著玻璃鏡問道。「殤?你剛才去哪裡了?」
  「沒有,樞跟我說你換了歌曲。」
  拿過手邊的梳子,抓起身後的長發。「因為那些學生都聽不懂。」
  「是嗎?」
  「你還不換衣服?」我疑惑地看向他,
  他望了望周圍。『啪』「這樣就行了。」從腳下散出幾道光華,包圍住殤。
  『哐『的一聲,華光碎開了。
  「好方便啊~」這樣也行。他聽著皺了下眉。。。
  藍色的休閑衣在手肘處被捲起,脖子上帶了一條銀鏈;一條扎身牛仔褲上也有一條相與配之的銀鏈,垂下來。褲腳隨便的塞進拿雙毛絨靴里,有點調皮的味道;長長地頭髮在脖子的位置鬆鬆垮垮的綁了綁,一兩絲搭在肩上。「感覺怎麼樣?」
  「帥氣!!!」我豎起大拇指。「一定風靡全場。」
  他從旁邊的梳妝盒拿起睫毛膏遞給我,我搖了搖頭。「那麼,伴奏樂器呢?」
  「要改成鋼琴。」
  「我不會,因為我不喜歡鋼琴所以當時沒學。」
  我想了想,搖搖頭表示沒關係。「那就算了,我自己來吧!」
  「你會這麼好人?」
  「當然也是有條件的。」我閉著一隻眼睛舉起食指。
  「果然。。。」
  我戳了戳他的胸膛。「你要穿著這身衣服,等下和女生跳舞。」
  「.....」
  「考慮的怎麼樣?」我在他面前轉了兩圈。確定十分的完美之後抬頭問。
  「。。。好吧!你不用化妝嗎?」
  」不用了。我不喜歡化妝。「
  外面的廣播突然響起【參賽選手:黑主夜天請準備,請準備。】
  「出去吧!」殤點點頭。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