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祭【上】

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4067
  『咚咚』。。。『咚咚咚』房門被不斷的敲響著。
  「好吵!」我轉個身用枕頭蓋住頭。
  『咚咚咚』「母親,你起來了嗎?」緊接著的是如春風般的聲音。
  我揉著睡眼坐起身。
  「哈~~~好睏~」打個哈欠。「樞啊~人家知道你很好的,再讓人家睡個回籠覺啊~」我閉上眼,向後仰去。
  一隻手托住我。
  我睜開迷糊的雙眼,樞的俊臉近在眼前。我沒辦法,只好坐起來。
  他退開一步,把右手置於左肩。「母親,很抱歉。已經12點了,您不能再睡了。」樞優雅的彎了彎腰。
  我不滿的努著嘴,嘟囔著。「為什麼?你們不都是早上睡覺晚上才起來的嗎?怎麼好像不是啊?」
  「整天睡覺也很無聊的,而且您又不是我們,您需要晒晒陽光了。」
  「我每天都有照到陽光啊~再讓我睡會嘛~」迷糊中。
  樞看著我的目光中帶著無奈與好笑。「還睡?您從昨天早上和我們談完話后的10:37:52睡到第二天的中午12:00,還沒睡夠?」飯也不用吃,還真是佩服啊~
  「可我真的很累嘛~」
  「不行,再睡下去就變豬了!您怎麼比我們還能睡呢?」從衣櫃中拿出外套,給我披上。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你先下去吧,我換好衣服就下來。」我擺了擺手。人家困得要命的說。
  「知道了!」他微笑著回答。走到門邊,在開門前又轉過頭說:「請您注意下時間,不要再睡了!」
  「人家知道了啦~」我非常無奈的嘆口氣。
  他微笑著關上了門,下樓去了。
  一個吸血鬼君王,竟然會親自叫一個人類起床,奇迹呀~
  (作者語:拜託,我的大小姐,你也看一下你在人家心中是什麼身份和位置好不好?⊙﹏⊙b汗~)
  伸伸懶腰,下床。
  從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慢吞吞的換上。
  然後,用蝸牛一樣的速度下樓。
  「哇,扭到腰啦~速度都破世界紀錄了!」藍堂在一旁大聲說。
  我一把小刀飛過去。直直插入藍堂身後的牆壁,是擦著臉蛋過的,「要你管啊?」
  「你哪來的刀啊???會死人知不知道???」藍堂大聲吼。
  「什麼呀?你不是有冰屬性的能力嗎?」切,為人那麼火爆,怎麼能力會是冰呢?
  瞪圓了眼睛。「你。。。你怎麼知道的?」指著我顫抖的問。
  我瞄他幾眼。「我知道的多著呢。」安安分分的坐下。
  「請吧!」樞把一杯紅茶推到我面前。
  「謝謝。奇怪???殤呢?」剛拿起茶杯,就想起了某位仁兄,四處張望著卻沒看到。
  「一大早就出去了。」樞一邊說一邊遞我一塊麵包。
  我接過,望著他不轉眼。
  「怎麼了嗎?」他笑著問。
  「殤那傢伙出去我不奇怪。。。」嗯。。。
  「那令您奇怪的是什麼呢?」把麵包醬放在我面前。
  「我奇怪的是。。。」抬頭
  「嗯?」
  「為什麼你會那麼早起來?」盯盯盯~~~
  「呀~我起來已經不早了,已經10:50啦~那是一條告訴我的。」
  「一條。。。」我別過臉望著對面一臉微笑絕對不輸於樞的人。
  「有。。。有什麼事嗎?」
  我給予一個更為飽滿的微笑。
  「你也好早。」我無語的低下頭,為什麼吸血鬼也要吃早餐~~~
  「不是,那是星煉告訴我的。」
  「哦~星煉~」
  「是藍堂告訴我的。」
  「藍堂???」一推二的二推三,很煩捏。
  「什麼呀?一早起來就看見一個陌生的男的坐在客廳里,於是就走上去問。。。」
  「然後呢?」
  「他。。。他叫我問樞大人,之後我剛想問個清楚時,他就。。。」
  「他就???」靠近~
  「他就。。。」退後
  「他就???」在靠近~
  「他就。。。」退後
  「繼續啊!說那麼多個『他就』搞啥啊?」老娘發飆了,一腳踩在椅子上。
  「不見了!」低頭。
  「哈?什麼叫不見了???」
  「就是不見了嘛~。桌上留了張紙條說『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就不見人影了。」
  眾人歸位。
  還以為會怎麼樣呢?「那麼,你那麼早起來幹嘛?」我單手托著下巴,吊著沉重的眼皮。
  呃。「幹嘛?這個嘛~呵呵。。呵呵。。。」
  這麼斷斷續續接不上的語氣。「說,不會是殺人放火,燒殺搶掠去了吧?」懷疑的目光。。。
  「你說什麼呢?我哪有!我,我只不過是~」
  「只不過是什麼啊~~~」
  「只不過是。。。」臉紅。。
  「臉好紅哦~果然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心虛了吧?」我笑得笑得燦爛。
  「才沒有,人家只不過是。。。只不過是。。」扭捏中~
  「那你倒快說啊~」
  「人家只。。。」
  「Stop!給我直接說重點。。」一腳踩上桌,手拿一鍋鏟火氣飆升中。
  「零食。」小小聲~
  「哈?說什麼呢?」
  「零食啦!」
  「說什麼呢?大聲點!」
  於是,他吼道「我都說零食羅,你耳聾啊?那麼大聲都聽不見?」
  「原來是零食啊?」掏掏差點被震穿的耳膜。
  眾人沉默三秒鐘。然後是一出出帶著無限怨氣的火焰燃起。
  「我就說嘛~怎麼一冰箱的零食一夜間全不見了,而垃圾桶又多了那麼多零食袋呢?原來是這樣~」一條笑得跟如夏日的陽光。
  「藍堂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偷吃,該打~」其他人一起撲上去。
  「哇~救命啊~」藍堂在客廳里亂跑。
  抬起腦袋。「不過,一冰箱的零食,昨天晚上我打開冰箱的時候還在的,如果是早上起來,吃的玩嗎??」疑惑
  「我回來了。」
  打人的兩個停手,望著門外。
  「殤啊~你回來了。」
  我招招手、「嗯。」他直接坐在我旁邊。
  「我問你一件事哦。」
  「什麼?」
  「你今天幾點出門的?」
  「大約六點多吧。」
  好早「太傷我心了,嗚~~」
  「?」
  樞,在我耳邊輕輕道。「媽,現在這不是最重要的。」
  「哦,對哦,差點忘了要事。」『咳咳』「你今天在上出去時,有見到他嗎?」直指被抓著的藍堂。
  殤點了點頭。
  「那他當時在幹嘛?」
  「坐在冰箱前面。」
  果然,「那你見到的冰箱內部情況是怎麼樣的?」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
  「上面是空的,下面他擋著我看不見。」平淡訴出事實。
  「哼,藍~堂~」星煉黑了臉。
  扁人行動現在開始,『嘭』『嘭』『嘭』
  「哇~真是壯觀~」
  「可,可惡~~~」藍堂怒吼一聲。。。
  「殤,你過來。「他靠過來,我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這首?」
  「你不會嗎?」
  「會是會啦,可是。。。」
  這時,樞正好從花園回來。「怎麼了?媽你選好歌了嗎?」
  我鬱悶的說著「是好了,可是殤說中文的你們聽不懂。」
  「中文嗎?我稍微聽得懂一點。」
  「【亞特蘭蒂斯】,聽得懂嗎?」
  「亞特蘭蒂斯!什麼來的?」
  「看來還是聽得懂的,『亞特蘭蒂斯』失落之城。」
  「失落之城?」
  「啊,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我有事先去找理事長了。」連忙起身,拉著殤跑了。
  理事長室—
  我開門。。。
  「哇~小夜天你來啦!「飛撲過來。
  我一個閃身,他一頭撞在剛關上的門上。
  「嗚~小夜天,你好狠心啊~「淚眼汪汪。
  「別玩了,說正事呢!「對著這麼活潑的『爸爸』真的很頭疼。
  「說吧!」
  「你有沒有關於獵人家族祖先的詳細資料啊?」
  「呃,你要來幹嘛?」
  「那到底有沒有啊?」
  「我這裡沒有誒~你要不要去圖書館里找找看。」
  我連忙拒絕。「不,還是不用了。」那裡太宏偉了。
  「是嗎?」
  「對了,老爸,我決定要實行錐生家和玖蘭家的那個約定了。」我緊握雙拳,十分嚴肅的說道。依戀我豁出去了的表情。
  「不會吧?真的要?」黑主大跌眼鏡。
  「誒呀呀~這是當然的,你難道不想看到獵人和血族和平生活嗎?況且。。。人家是腐女嘛~「
  『我看這才是真正原因吧!』離殤心語。
  「我的天啊~」黑主嘆氣中。
  「理事長,我有事。。。」零突然進來,看到我們時呆了一下。
  「零啊~我有事拜託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幹嘛?」
  「跟我來!」一邊挽一個帥哥。
  回頭。「爸爸,我出學校一下,回見啊~」說完,大步向前頭也不回的走人。
  校外—
  「為什麼把我拉出來?我還要執勤呢!」
  「放心放心,諾,這是離殤,先熟悉一下。」
  「嗯!你好。」
  「殤,這是零!」
  「嗯。。。」
  零問,「我們出來幹嘛?」
  「還用說嗎?為參加學園祭而買衣服啊!」
  「誒~」驚叫。。。
  。
  「到了!」在一家精緻的小商店前停下。
  殤的腦袋偏了。「Snowly?」雪嗎?
  拉著兩帥哥。「進去吧!」走進店內。
  「歡迎光臨!」服務員禮貌的說。
  店內很溫馨,以白色和銀色為主。
  「殤,你覺得這件如何?」我舉著一件灰色的西裝。
  「不錯是不錯,你穿嗎?」
  我鄙視性的別了他一眼。「你白痴嗎?當然是給你的!」
  「我比較喜歡古裝。」一句了名,語言清晰。
  真傷我心。「那邊啦!」我面無表情的指指牆邊。
  「謝謝!」他幾乎上是飛撲過去的。
  「零,你不選嗎?」
  「不,不用了,這些衣服,不太適合我。。『嗷』」他尖叫一聲,被我推著往更衣室那邊去。「沒換好別出來哦~」然後一把關上門。我剛才在他說的期間,迅速選了一件塞他懷裡。嘿嘿嘿~
  「小,小姐,剛才那件,是,是女裝啊!」服務員好心的提了一下。
  「我知道啊!」我小小聲的奸笑一下。
  果不其然,更衣室里傳來『啊』的一聲尖叫。
  「夜天,你給的我什麼衣服呀?」一陣怒吼。
  我笑「沒錯啊!」
  「什麼沒錯?這-是-女-裝-啊~」
  我故意裝耳朵有問題。「你說什麼?碼數不過大?我馬上換一件給你。」
  「換你個頭,這是裙子啊~~~」
  「啊!又合適了,那就快穿好出來吧!」我高興的喊道。
  「你。。。你,你氣死我了」
  我快笑翻天了,好難忍哦~
  『沒辦法,只好換上了』零拎著手上的裙子,一陣發愁。『如果不換上的話,我看我一輩子都不用出去了。誒誒誒~』嘆氣。
  一咬牙閉著眼,還是穿上了。打開更衣室的門。
  「哇~好漂亮~」那個女服務員立刻變星星眼了。
  銀白色的及膝連衣裙,裙擺部分從腰開始又一層閃閃的白紗;胸前幾顆大小不一的閃亮珍珠,連著兩根銀白緞帶,直繫到腰間。胸前是一層厚厚的薄紗,所以一點也不會讓人覺得那裡有缺陷。
  手腕、脖子、和細腰上都有一朵談紫色的花。當然,手上的和脖子上的都是有絲帶固定住的,白皙的皮膚在花和裙子的襯托下,更顯嬌嫩晶瑩。
  「零,選對高跟鞋吧!」我把他拉到鞋堆前面。
  「我不要,又不是女人,穿這東西已經。。。」
  我頓時黑了臉。「真的不要嗎~~」低下聲音問。
  「我。。。我我我。。。」
  緊緊皺著眉。「嗯?」在沉一點。
  「我換,行了吧?」豁出去了。
  「這才是好孩子嘛~」我立刻燦爛地笑著拍拍他的頭。
  選了一對不算太高的,鞋面上有些銀閃銀閃的粉末,更突出零整個人的修長與纖細。
  「可還差了一點。」殤湊過來說。
  「我知道我知道,是頭髮嘛~噔噔噔噔~」從身後拿出一頂銀色的假髮。
  「你。。。你是魔術師嗎?」⊙﹏⊙b汗
  我笑著把假髮帶在零的頭上,在弄了弄。
  「看,完美了吧!」拍拍手。
  不過這衣服可真好呀~
  該露的不該露的都露出來了~
  白皙如雪的皮膚,精緻的鎖骨。。。
  簡直就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啊~
  零不適應得偏偏頭。
  「感覺好變扭啊~」
  「一會就習慣了~」
  這零啊~
  還真配說成是。【只此天上有地上無的~尤物啊~】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