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

小說: 守護之吸血鬼騎士 作者: 季茉雨 字數:2554
  等我緩緩睜開眼時,已經天亮了,陽光還不是很刺眼。我真該佩服自己了,坐在這地上也能睡一晚。
  低頭,這孩子怎麼還在睡啊?真是的。
  「樞,醒醒,樞。。樞,已經早上了。」我輕輕搖晃著他的肩膀,褐色的腦袋好久才動了動。
  「唔~早上好。」抬起手擋住陽光直射著眼睛。
  雖是純血種的吸血鬼,但對陽光的抵抗性還不是非常好。
  我撐起傘,替他稍微擋下。
  「謝謝。」
  「不用。」我笑道。
  他坐起身,「昨晚。。。我夢到母親了!」
  樹里?「那她跟你說什麼了?」我略微好奇地問道。
  「她。。。跟我道別了。」
  「道別?」在夢裡道別?
  「嗯,母親和父親還叫我不要報仇。很奇怪對吧?」樞對著我苦笑。
  「是嗎?樹里啊~」我閉上眼想一想。
  「媽。」
  抬頭看見樞站起來,和他伸過來的手。
  我微笑的搭上,感覺陽光很溫暖。
  對上樞的笑臉時,才想起他不太喜歡陽光,忙把傘塞到他手裡。
  「好了。快進去吧!」把他往月之寮那邊推了推。
  「媽。。。謝謝你。」他回頭笑著對我說。
  「道什麼謝?你是我兒子嘛!」
  他微笑著轉身離去。
  發覺有人注視著我,輕輕的轉過頭。
  那個男人倚在樹榦旁,有趣的望著我。
  夜刈十牙嗎?「有什麼事嗎?」
  「明明是人類卻和吸血鬼生活的那麼近,不怕嗎?」
  「為何要怕?」我看向遠處。
  「不怕他有一天會殺了你嗎?」
  怕?呵呵,「殺我啊?恐怕他們還沒有這個能力,能殺我的人在這世上可沒有多少啊!」就連玖蘭李土也一樣,他是喚醒樞的人,可以說是樞的主人。樞雖然殺不了他,可沒說別人殺不了他啊!
  「你還挺自信的。」
  「謝謝誇獎!」我笑著回答他的話。「對了,如果你是要找爸爸的話,他現在在理事長室里。」
  他笑一下,「勸你早點離開那群吸血鬼,不然下場會很慘。」他離開前說一句。
  「對於您提得建議,我會考慮的。」我鞠個躬。
  「那就好。」他的身影越走越遠。
  望著藍藍的天空。
  血族有那麼可恨嗎?真是搞不懂誒~
  帶著滿腦的疑惑,回到了月之寮門前,定定的看著那扇門,伸出手。【此時鑒於無意識狀態】
  「姐姐~~~」優姬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我轉頭,木納的叫了一聲。
  「優姬?」優姬?
  ....!!!糟糕,纏人的小祖宗來了。
  猛然清醒過來,嬌小的人兒已經撲進我的懷裡。想跑也來不及了。
  「姐姐~姐姐~。」她兩眼發光的望著我,樣子倒是十分的可愛。
  就像~~~~~~一隻搖著尾巴粘著主人的小狗。。。
  「呵呵,優姬有什麼事嗎?」我忍著笑問道。
  「涅涅,姐姐,這個這個。。」把一張紙伸到我面前。
  我驚訝的拿過,慢慢看起來。
  「呃。。。歡樂學園祭。。。為了讓學生更加融入學院。。。。『歌唱比賽』???」
  優姬眨巴著眼睛說,「是啊是啊,上面標明是八月十九號,就是後天啦!」
  「但。。。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姐姐你參加歌唱比賽嘛~好嘛好嘛~。。。」
  我把宣傳單一下子貼在她臉上「優姬你看清楚了,這裡寫明是『學生學生』,你姐我可不是學生,而且,我也不太想參加。」姐姐我十分的相信你不是近視的。
  「你難道不參加嗎?」零不知從哪裡出來的站在我面前。
  「哈?這不廢話嗎?」我同樣面無表情的用力戳著他的額頭。
  黑主灰閻飛奔而來,邊跑邊喊「可人家覺得小夜天唱歌很好聽,不參加的話就太可惜了。」然後一把黏在我身上。
  黑主,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啊???
  忽的,一隻手搭上我的肩膀。
  「呀~」我尖叫一聲,忙的回頭。
  「媽你不去的話很傷我心哦~」
  「樞...」可你傷心去一邊暗自流淚去,別拉我下水啊!
  「真的不去?」樞把雙手環在胸前。
  四個人圍著我向前進一步,一臉嚴肅。
  四面夾攻,這下想不答應也並不行了。
  「好好,我投降投降,我參加行了吧!」唔~我的命好苦啊~
  =
  無力的坐在沙發上。
  煩死了!
  「喂,你在幹嘛?樞大人去哪了?」
  我喵他一眼,狠狠的瞪過去。
  當即,一條把藍堂拉開離我三步遠。
  我無奈的嘆口氣,真是提起他們幾個我就火冒三丈。
  「我問你們,你們誰比較擅長樂器?」
  「樂器?」他們幾個對望幾眼。
  「樞大人應該會吧!」星煉提議道。
  「別提了,那傢伙把我推進火坑,我現在非常想扁他一頓。」忍者飆升的怒氣,頭上出現一個大大的十字路口。
  「呃,是。。。是嗎?」星煉也退後幾步。
  「我就那麼可怕嗎?」
  他們幾人愣愣的點點頭。
  可怕的不是你,而是惹到你會讓樞大人很生氣!
  「誒~樞那天肯定很忙,找他時不太可能的啦。」
  真是的,我又要自己唱歌,自己伴奏,還不累死我。
  我的眉頭越扭越緊,更看得其他幾個人膽戰心驚。
  「算了。」我起身。
  他們齊齊後退一步,直直望著我。
  不用這樣吧?
  我轉身。。。
  「還是先休息一下好了!」反正是後天不是嗎?還有明天呢!
  癱在軟軟的床上,望著天花板。
  轉來轉去。。。
  「嘛~」坐起身,拉開抽屜,拿出那沓厚厚的像薄。
  關上抽屜,坐回床上。
  翻開。「呵呵,有時候回味一下也不錯。」
  都是我們小時候的照片。
  「啊,對了,這張是。。。」一個小男孩追著皮球跑,表情可愛極了。
  是樞啊~
  伸手附上照片,摸了摸,擦去上面的灰塵。
  當時我記得,我們在玩皮球,樞追著追著就跌倒了,然後我們扶他去醫務室。。。
  仔細盯著照片。
  「啊。這個是?」我立刻把照片掃描進電腦里。
  不斷的放大。
  「這個,是零嗎?」心裡不免疑惑。
  一個小孩躲在樹的後面悄悄伸出頭,銀色的頭髮尤為顯眼。
  不,不對。我記得當時零和我還有優姬在一起的。
  那麼說的話,這個小男孩就是。。。
  『一縷!?』雖然不可置信,但事實就擺在眼前。
  「如果沒錯的話,一縷應該是瞞著緋櫻閑跑出來的。就為了。。。」看零嗎?就是說,心裡還挂念著零羅。
  雖然不知這個猜測是否正確,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一縷。。。可能喜歡上零了?
  呀呀呀~我在想什麼呀?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呢?
  敲敲自己混亂的頭。(您猜對了,這種事。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身體虛弱的一縷並沒有成為吸血鬼獵人的能力,零奪走了他存在的意義,因而在心底憎恨零。
  吸血鬼獵人的祖先為了得到獵殺吸血鬼的能力而吃了一個吸血鬼的始祖;因此,吸血鬼獵人被烙上了某種詛咒,據說假如是吸血鬼獵人生下的子女是雙胞胎的話,其中一個必定要死,被稱做「被詛咒的雙胞胎」。
  但零並沒有在母體內把一縷吸收殆盡,反而讓一縷誕生在這個世界。
  嗯。。。。。
  向後倒在大床上
  「算了,根本完全搞不懂,嬰兒在母體是應該沒有思想才對。或許只是個巧合吧!零不可能刻意的想留下一個弟弟吧!「給自己帶來麻煩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好睏啊~「打個長長的哈欠。
  「明天再想好了!」
  便沉沉的睡去了,風輕輕的吹著,有點涼。半不願意得抓起旁邊的被子,蓋在自己身上,繼續夢周公去了。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