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介 連載中

十六介
  如果有不可救藥的冷靜,就一定有病入膏肓的風情。劉秉移一直以為自己,作為別人的替代品、感情的慰藉,是一件丟臉而無意義的事。作為一個**提供器,生存恨意的證明,這樣的存在怎麼能叫人生?可是,劉水現又算什麼呢?劉兮言一廂情願的執著的延續,劉呈決不甘心的報復替代品,還是劉品刻不知所謂的寵溺?他也不過是無辜的生命。大千世界芸芸眾生,為什麼不能平起平坐?這樣生存的目的就是虛度著稀釋生命,又怎麼敢以自己蒼白的面目解析人間?愛不起、求不得、對不住,怎樣的理由也抵不過一場看似庸俗而持久的愛情,即使強大的倫理和時光都不允許存在廝守,至少他會悄悄的在課桌上刻下劉本頤這個飽含回憶的名字。如果上帝不允許,那就默默的把愛情等待成親情,至少在頻頻回首的時候,他對你永遠珍惜。因為愛你就像愛自己的生命。
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書友推薦榜

熱門人氣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