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闕 御龍九天鳳千舞 下

小說: 唯沉灼浮繪 作者: 鍾兮邪 字數:1677
  夜十分靜謐,夜空中群星閃爍,林間,偶有螢火蟲低飛著,就好像會動的星星一樣,忍不住去捉幾隻。俏如來身著一身單衣站在門外。「你在想什麼?」望著天空中,身後傳來白風的聲音。俏如來仰著頭輕輕一笑,「再看那些無聊的人,用無聊的時間來看世間無聊的事情罷了。」無聊的人?白鳳也抬起頭,可哪裡有人呢?「你是看不到,而我卻看得到,他們呀,對人界可是很感興趣的呢。」
  那些天族的人,對凡間所有的一切,都很有興趣。俏如來轉身走進裡屋,對著門外的白鳳說:「快早點歇息吧,明日再想辦法如何救璽。」『吱呀——』關上房門,俏如來並沒有入睡,而是坐在桌前思考著事情。另一邊,白鳳來到璽的那個房間,看著沉睡著的璽,也只能靜靜地在一旁看著。「你這個傻瓜。」『璽這個傢伙,就是因為愛著你,所以才將你從那裡推下去的,但在那同時,他也受到了重創,因此也會即將散盡真元。要想知道當時的事情,就要等到他醒來時,才能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回憶著俏如來先前的話,白鳳也只能哀聲嘆氣。
  「你這個傻瓜,為什麼要把我推下去呢?要是你當時和我說上一句,我會躲避的,可是你為什麼要把我推下去,讓我恨你這麼久呢?」輕輕撫上那水球,看著那龍鱗在逐漸掉落,然後消散,心裡有說不出的難受。突然間他目光堅定,似是決定了什麼,凝氣將那水球包裹住,不讓那靈氣外泄。在同一時間,俏如來,東皇和星癸突然感應到一股熾熱的力量聚集在百里天月峰內,不由得沖了出去······
  「白鳳,你要做什麼!」只見白鳳四周由火圍著,熊熊的火焰迫使人無法接近。「白鳳!你快點出來!」突然間,星癸看見白鳳手中抱著璽,對著俏如來說:「不好!璽在他的手裡啊!」「白鳳!你千萬別做什麼傻事!」聲音引來了赦天琴箕和天譩,御清絕。「怎麼了?」赦天琴箕問。「白鳳···他·····哎呀!」見眾人如此慌張,她明白了。「白鳳,你···是想和璽一起去嗎?」
  正氣山莊內。「爹親?」銀燕看著坐在大堂內的史艷文,問道:「都這麼晚了,爹親為何還不去休息?」史艷文搖著摺扇,搖了搖頭,說:「不啊,爹親還不困。」「爹親是在想著大哥嗎?」史艷文不言不語,只是低著頭搖著扇子。銀燕嘆了口氣,什麼話也不說,誰都有誰的苦衷,何況,他是自己的父親。放輕腳步離開大堂,門外,戮世摩羅不知何時靠在門上,對著銀燕說:「我們談談吧!」「恩!」
  趁著月色,二人坐在庭園內的涼亭內,「二哥?」銀燕看著自家的二哥說要找自己談談,可····為什麼一直盯著月亮看呢?他看著旁邊池中的倒影,問:「二哥,你有話就說吧!」戮世摩羅嘴角上揚,盯著雪山銀燕,說:「你···喜歡大哥嗎?」為什麼這麼問?「二哥,你····」皺著眉頭,他不懂他是什麼意思。戮世摩羅笑著說:「我啊,和你可能不一樣,你對大哥是那種崇拜,而我··對大哥是喜歡,很喜歡很喜歡,所以·····」「你就不想讓他受到傷害,是嗎?」
  戮世摩羅點了點頭,「二哥,我早在很久以前就看得出來,你對大哥的感情不一般。」「那你呢?」戮世摩羅問。銀燕突然一愣,「二哥的意思是······」「劍無極!」聽到這個名字,銀燕低下了頭,「我····」「二哥知道····」夜色微涼,月色凄涼,思念的人不在,愛的人···亦不在。
  百里天月峰。「我用我的命來換他的命!就算換不了,我也願意陪他一起去死!他為我散盡真元,我陪他共赴黃泉!」火焰的溫度逐漸升高,好似要融化周圍的一切。火光燃燒蒼穹似血,俏如來突然間覺得,一切都要挽回不了了。「璽····白鳳·····」就在絕望之際,一聲高亢的鳥鳴聲響起,悲壯且像重生之歌,響徹四方。天際,就在朝陽初升之際,眾鳥齊來,百鳥相鳴。「涅槃而死,浴火重生·····」
  俏如來看著那火焰中逐漸形成的鳥型,「白鳳····」而就在他高興的時候,一聲龍吟又響起,像戰歌一樣,像希望一樣,響起了。「璽····復活了?」星癸說到。天空中,群星凝聚,日月同天,璽幻化成龍形,銀色的鱗片隨著他的動作閃出異色的光。衝上雲霄,長吼著他又回來了,他要回九天,立於九天!隨著龍吟,高亢的鳳鳴也隨之響起,白鳳展著雙翅飛向天空,璽包圍住他,一龍一鳳在天闕飛舞著。「回來了,都回來了·····」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