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闕 御龍九天鳳千舞 上

小說: 唯沉灼浮繪 作者: 鍾兮邪 字數:1117
  「你還記得,璽曾經對你說過的話嗎?」俏如來平靜的看著他。「話?」很顯然,白鳳忘了。俏如來嘴角上揚,說:「古有鳳求凰,而今龍求鳳,蛟龍求凰顯然已是定局,『緣』這一詞無非就是命中注定,你愛他他愛你你情我願兩情相悅為何不的在一起?璽說了,他乃龍中龍,你乃鳳中鳳,龍鳳相合意為天地相成,你····為什麼會忘記了?」另一邊,「哥,璽的狀況·····」素還真閉上眼搖了搖頭,說:「這一切,就得看白鳳的意思了·····」
  無雙看著素還真,不好再說什麼了。「那那邊的情況·····」「恩,我會讓東皇好好注意的。」但願,那個世界會一切都好!天月峰內,赦天琴箕輕撫著手中船琴,悠蕩的琴聲傳遍每一處,風隨著琴音輕輕揚起,就連一旁的林子里的靈獸們,也已在不遠處欣賞著這美麗的琴音。原來赦天琴箕也有著溫柔的一面,素有『冰美人』之稱的她居然也會笑,她···可能想起了那個她愛過的····賣油郎了····
  「三公子·····」輕輕在俏如來耳邊小聲的說著話,眼中出現了異樣的神色。「你說的是真的?」俏如來滿眼的不敢相信,「明明已經····」已經是平等契約,締結的主僕契約,為什麼····璽····「一旦全數落盡,便再無生機·····」安紫嫣也在一旁說著。俏如來跌坐在椅子上,「精忠?」史艷文看著有些失魂落魄的俏如來,覺得有些心疼。「白鳳····知道為什麼璽會推開你嗎?」白鳳搖了搖頭。「他是不想讓你受到傷害·····」
  「璽當時看見那群人沖著你去,自然是心急如焚。而你在戰鬥是完全忽略了身後的致命,璽推開了你,因此,你墜下了九天,而他,也為了,受到了那即將散魂的衝擊!他之所以能撐到現在,完全是為了,能再見你一面!」俏如來平靜的道出了緣由,而白鳳則完全沒有了任何言語。嘆了口氣,俏如來站了起來對著史艷文一笑,說:「父親,精忠有事需要離開,望父親見諒!」史艷文表面上說放心,但心裡是則是很擔心,但這也沒辦法,為了天下,必須得忍心。
  「你要帶我去哪兒?」白鳳掙扎著,而前邊的人全然不管,「喂!」「璽的龍鱗在逐漸脫落了,時日,不多了····」「什麼?」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白鳳有些呆愣住了,為什麼會落鱗呢?東皇和星癸看著璽,用盡了方法也保不住那些落下的龍鱗。「東皇!」身後,俏如來一喊,他解下斗篷遞給安紫嫣,然後走到璽的面前,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昨日。」昨日?
  屋外,白鳳有些不自然的扭捏著。「這是·····」天譩問道。安梓殊向天譩行了行禮,說:「白鳳。」天譩看著白鳳,面具之下嘴角上揚,說:「若是喜歡,何必自欺欺人?你必要抓住,別等到離開后,幡然醒悟,卻為時已晚了!」然後轉身,沒走幾步,說:「記住,不要再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白鳳迷茫的看著天譩,他····還愛著璽····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