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闕 何來怨卻已成緣 下

小說: 唯沉灼浮繪 作者: 鍾兮邪 字數:1382
  「若不是當日他將我推下九天,獨留下這殘缺的靈魂,我至於會變成這番模樣嗎?骨化形消的滋味你又能感受過!」白鳳握緊了拳頭,他仍記得,璽沒有任何多想就將他推了下去,他好恨!「我那麼相信他,他卻是這樣對我的,我恨!我恨!」一瞬間,一絲紅色的戾氣逐漸出現在白鳳的身上。「所以當時有個聲音一直在我耳邊迴響,我要讓他看看,他所愛的眾人,如何痛苦的活著!」「梓殊!」俏如來對著安梓殊一喊,安梓殊點了點頭,掌中凝氣,將那戾氣壓了下去。「你知道嗎!剛剛逆險些走火入魔,一旦入魔,你的道行就全白費了!」
  俏如來有些生氣,他不希望他身邊任何人就此離去,走火入魔,入魔道,必先受魔劫!修行者入魔且不說受的魔劫有何輕重,像白鳳這樣的,一旦入了魔,魔劫自然會讓他灰飛煙滅。「你那不是恨,而是怨。」白鳳看著他,怨嗎?俏如來搖了搖頭,「你的怨恨無非就是你對他的愛,因愛生恨,你還不明白嗎!」百里天月峰內,璽逐漸落鱗。「東皇!東皇!」星癸向外喊著。
  樹下正閉著眼抱著美人的東皇撓了撓頭,御清絕看著他,說:「估計又出了什麼事吧,你去看一下!」東皇嘆了口氣,小聲的說:「又吃不到豆腐了·····」「你說什麼?」清絕問道。「沒··沒有···」東皇起身便向裡屋走去,御清絕看著東皇太一,身後,「御清絕,你來看一下!」赦天琴箕和天譩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什麼?」接過琴箕手中的琴譜,「果然,他開始嘗試自己創作琴法了。」
  樹上的花落了下來,琴箕仰著頭接了一片花瓣,說:「四季長存,俏如來說過,倘若真的創作出來了,他必然會第一個給這裡演奏一番,畢竟,這裡給了他太多了!」有喜怒哀樂,疾苦病痛。「也對,但也不知,素還真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再然後是,一片寂靜,唯有輕聲的笑語。屋內,「璽開始落鱗了,怎麼辦?」東皇盯著璽看,那灰色的鱗片正在慢慢地從他的龍體上剝落。「得經快告訴俏如來!」「恩!」
  「是!我是愛他!可他愛的卻是你!」白鳳站了起來,情緒激昂,使得他全身不由得顫抖。「啊?」俏如來還沒反應過來,白鳳接著說:「他愛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他的眼裡何曾真真切切的看過我!在他眼裡,你永遠都是他的唯一!哼!我愛他又如何?他愛我嗎?他愛過我嗎?」滿眼的失落,他愛的人不愛他,那獨自愛一個人有何用呢?「他沒有。」簡簡單單三個字,使得白鳳又開始發狂。
  史艷文那一群人看著他們,原本不想多管閑事,可聽到那個誰愛俏如來,首先,戮世摩羅有些坐不住了,「大哥是我的····」眼中寒意突然出現,史艷文拿扇子輕掩著笑意,原來他們和我一樣啊,對精忠·····不由得,眼神也是一片寒意,身旁的眾人打了個冷戰,有點冷····
  「他對我,無非就是對我有著依賴感,畢竟是我養大的你們,你有你姐姐,而他誰都沒有,自然我養他的時間多一些,你為何要這樣想?」「你說謊!那他每次拿著的那些都是給誰的!你別告訴我你沒有收到!」「什麼?」「他每次都會帶著鍾靈花,難道不是給你的嗎?」鍾靈花嗎?「優雅而凜然綻放的鐘靈花,那是····給他雙父的。」白鳳果不其然的,垂下了手,攤在在椅子上,「他的····雙父····」
  「你果然真的忘了,怨恨使你沖昏了頭,讓你迷茫的。鍾靈花,是他雙父的亡花。」腦子裡,出現了一幕幕璽對他的關切,以及·····「世人皆有錯,他們錯就錯在無知與愚昧!而這件事,不是你的錯,錯在,一開始註定就是以錯就事,為對成非!你···何來怨?但卻已成了緣。」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