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闕 畫骨畫皮難畫情 中

小說: 唯沉灼浮繪 作者: 鍾兮邪 字數:1280
  俏如來著一襲白衣前來,身上的斗篷隨步伐而動,上紋的錦鯉則顯得有些許的靈動。他面帶一抹淺笑,但還帶著些許的慍怒,「你們兩個!不等等我會死啊!」雖然面上不生氣,但還是惱火,安紫嫣和安梓殊相互對視,安紫嫣上前說道:「哎呀!妾身這不是來給三公子探個路嘛~不要介意~」俏如來眉頭微皺,「探路?」「恩!」「那探個路跑這麼快乾嘛!」
  「父親。」銀燕小聲地說道。史艷文點了點頭,他看著俏如來,同樣看著他旁邊的那兩位。「三公子還是先顧一下這邊的事情吧!」安梓殊說道。俏如來這才反應過來,身處於何處。滿堂聚滿了人,他環顧四周,隱隱留有一絲妖氣,卻又不像是妖氣。「三公子發現了什麼?」俏如來嘴角微微上揚,輕輕捋了一下額前的頭髮,血痕此時更如鮮血一般。「苦海無邊回頭岸,切勿執迷陷太深。執念太深終成痴,是情是恨終成錯。」
  什麼意思?眾人紛紛竊竊私語起來,俏如來一步一步走上前去,看著死者,再看看這四周,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這宿世姻緣引起的。「大哥,你說的那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啊!」銀燕說道。俏如來回過頭來向他們輕輕一笑,史艷文走上前去,「果然,你變瘦了!」俏如來先是一愣,轉之一抹微笑說道:「畢竟離家,總會這樣的。」史艷文看著俏如來,果然,還是對不住精忠。
  俏如來內心還是抵不過親情這一關,畢竟是這一世他的父親,以及他的兄弟,但····他還是放不下他的哥哥們。「精忠?」俏如來搖了搖頭,說:「若我沒猜錯,是你吧,白鳳。」白鳳?屋外,一股不安分的氣息逐漸襲來·····「你是說,宿世姻緣?」御清絕看著東皇,「難不成····」「是,作祟的便是我口中說的,曾經的百鳥之王,白鳳!」御清絕微微皺眉,鳳皇,靈鳥仁瑞也。雄曰鳳,雌曰凰。
  「東皇,你先過來一下!」星癸這時喊道。東皇看向星癸,起身走時還不忘偷吻一個,「你這傢伙!」御清絕惱羞成怒,但卻沒還手。窗外,陽光微暖,涼風潛入廊內,勾起御清絕的頭髮,「琴箕,我想,我們是不是也該到了隱退的時候了····」赦天琴箕笑了一下,接過天譩遞來的茶杯,望著裡邊兒的茶水,說道:「你覺得,有可能嗎?」同樣勾起一抹微笑,天譩拿下面具,靠在窗沿邊上,「我們都答應了素還真,一定要保護好俏如來,那就一定得做到。」這是我欠他的一個人情。
  「東皇,璽的狀態不是很好!你看!」巨大的水球內充滿著靈氣,璽痛苦的掙扎著,卻幫不了任何。他是應龍和燭龍之子,體內有著上古的力量,一旦在此事爆發,後果不堪設想。「靈泉的靈力不夠嗎?」東皇問道。星癸搖了搖頭,「難道真的要·····」以血助靈嗎?另一邊內。俏如來看著眾人驚慌失措的樣子,說道:「你終於出來了,白鳳。」只見『二夫人』執著骨劍說道:「今天你們都別再想活著出去!」
  此時的三公子,則已經呆住了。「你··你難怪不願與我同房,原來····原來你是···」只見『二夫人』冷冷一笑,「是!我是男的!劉昊軒,你受死吧!」就在他刺向劉浩軒時,安紫嫣一甩手中的鞭子,「你···」「怎麼著~妾身的鞭法可是麻溜兒得很呢!」而史艷文早已將俏如來拉入懷裡,戮世摩羅和雪山銀燕擋在前面,「小心了。」俏如來看向劉昊軒,再看向白鳳,錯就錯在這緣上面啊·····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