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闕 過度

小說: 唯沉灼浮繪 作者: 鍾兮邪 字數:1088
  「父親,你在幹什麼?」銀燕問道。史艷文皺著眉看著手中的信箋,說:「最近又有人離奇的死亡,我在想這又是什麼原因。」離奇死亡?信箋裡面說這些人死時詭異,毫無徵兆,像是靈魂脫體,沒有任何頭緒啊。「除非是什麼力量強行剝奪其生命,否則一個人不會就這麼輕易死去的。」
  正氣山莊內,史艷文同眾人一同議論著事件,劍無極喝著茶,看著公子開明無賴般的說法,頓時想回駁一句,但是想到可能會被眾人吐口水吐死,所以還是算了吧。「如果俏如來在的話,聽聽他的意見還是可以的!」也不知道是誰說了這句話,瞬間,氣氛寧靜了下來。
  「咳咳,那個,不用在意,隨便說說的。」溫皇輕輕咳嗽了一聲,想解除這尷尬的場面,然而····「是啊,如果俏如來在這裡,不知道他會想出什麼辦法。」燕陀龍神情黯然,說到俏如來,自從他走後,便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回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俏如來·····」史艷文嘆了口氣,說實話,他也挺想他的兒子的。而就在這時,一個女子出現。「是你!」公子開明指著門口的女子,說:「你是那個叫什麼,恩···想不起來了哎呀我天哪!」戮世摩羅看著她,說:「星癸。」「對!沒錯,就是星癸!你來幹什麼?」星癸無奈的看了一眼公子開明,說:「幫俏如來送東西來的。」
  說著,一封信就這樣遞給了史艷文。「告辭了!」轉身,便在眾人的視線中消失了。「這女人怎麼一點都沒有女孩子家家的感覺,感覺像大老爺們兒似的。」而星癸輕輕一笑,她作為女武神,自然要丟棄女孩子家的面子,不是嗎?百里天月峰內。「你讓星癸去送信了?」俏如來點了點頭。赦天琴箕看著俏如來,說:「你呀,和你大哥的性子還真是一模一樣。」一樣為天下著想。
  這時俏如來笑了笑,說:「不想了不想了,琴箕,你和我講講,大哥在那裡的一些事情吧!」琴箕微微一笑,說:「那可要仔細聽。」另一邊,素還真坐在祈蓮樓內,看著底下的一出鬧劇,覺得越發的有意思。「大哥,不去阻止他們真的好嗎?」紀無雙問道。
  素還真搖了搖頭,指著底下的一個大漢,說:「不必阻止,看場好戲不是對身心都好,不是嗎?」紀無雙有時覺得,自家大哥腹黑起來,誰也阻止不了。「喝,是啊。」「我們,從一出生開始,就註定要為天下賣命!」想要自由,其實就是他們的奢望。「所以,我們決定逆天是嗎?」素還真點了點頭,逆天已成大半,再過不久····他眼神不由一暗。
  紀無雙看著素還真,他的大哥,一直都在默默的付出。「你不覺得,如果不逆天,受傷的,背叛的,不就一直都是我們嗎?」是啊,一直,都是我們在受傷。「對了大哥,三弟·····」說到三弟,素還真笑了起來,「讓他在磨練磨練,琴箕不就在他身旁嗎,還有東皇他們。」有他們在,三弟不會孤獨,也不會受到傷害了。
上一章 目 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