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闕 歸來

小說: 唯沉灼浮繪 作者: 鍾兮邪 字數:3144
  靜謐,極其的靜謐,一輪圓月立於空中,散發著一絲涼意。夜風卷著寒意,在林間『簌簌——』狂響,偶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快!他在那裡,別讓他跑了!」那道白色的身影穿梭在林子間,頭戴的帽子也不知在何時掉落,只知他那一身白衣,已殘破不堪。
  『逃!一定要逃!不能···不能被他們抓到啊!』然而魔氣纏身,體內的聖力根本就無法完全的壓抑住它的傾瀉,額頭上,早已流下汗來。正氣山莊內,史艷文等待著他的大兒子回來,然而等了許久,也未曾見人影歸來。劉萱姑和波娜娜坐在椅子上,同樣是一副擔心與著急的樣子。
  一個是生他養他的母親,另一個是看著他長大的母親,兩人早已姐妹相稱,將三個孩子看成自己的孩子來對待。早些年小空入了魔途也未說上幾個字,原因是小空是親骨肉,再怎麼找也是自己的孩子啊!「爹親,大哥還沒回來嗎?」雪山銀燕問。史艷文點了點頭,「要不我出去找找?」
  史艷文阻止了銀燕,「存孝,你且在屋裡休息,精忠····他一定會回來的!」然而戮世摩羅微微緊皺眉頭,奇怪,為何隱約感受到一絲魔氣?離正氣山莊內,俏如來大力喘著氣,扶著一棵樹擦拭著額角的汗,「你還是放棄逃走吧!」那未知的聲音不知從何而來,縈繞著俏如來鬼魅的說著。
  「休想!」俏如來咬著牙,他要趕緊回正氣山莊,因為····今日是她母親劉萱姑的生辰啊!「嘿嘿嘿,你還是乖乖地跟我們回去吧!我們的主人一定會好好對你的!」找不到聲音從何而來,狠狠地用手打在樹上,『可惡!』但是前方不遠處便是正氣山莊,若是趕不到,只需觸得正氣山莊的機關,想必爹親會知道是我吧····
  「還想跑?我看你能跑多久!」俏如來不管三七二十一,還是先跑再說,體內不知從何而來的魔氣與聖力交融在一起,很不好的現象啊!一處山巔上,「太一,找到了嗎?」身著女武神著裝的少女說著。東皇太一搖了搖頭,「難道·····」「別想太多!我只是不了解,為什麼這裡沒有任何秩序可言!」
  風捲起少女米白色的長發和東皇太一烏金色的長發,「我們走吧,星癸!」星癸點了點頭,跳下山巔,隱於空氣之中。另一邊天極境內,素還真和紀無雙一同觀察著他們最小的弟弟一切的情況,「哥,三弟體內的力量好似有些不穩定。」素還真點了點頭,「不用擔心,太一已經去了。」
  小空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父親,我出去看看吧!」史艷文看著他的二兒子,似乎在想些什麼。「艷文?」波娜娜看出史艷文在想什麼,立馬叫住他,說:「小空啊,去幫娘親倒杯水來。」「好的!」波娜娜看著小空進屋,瞪了史艷文一眼。
  裡屋。銀燕跟在小空後邊,說:「二哥,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我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什麼?」皺起眉頭,銀燕看著戮世摩羅,「有感覺到什麼嗎?」「魔氣·····」
  林子內。俏如來突然說道:「你究竟是誰,為何一直對我苦苦相逼!」然而這次回答他的則是一招招致命的招式!自身帶傷,又添新傷,體力也在剛剛途中損耗許多,無法來得及接住對方的招式!「你該同我們回去了!」俏如來喘著氣,說:「你們究竟是誰!」
  視線和意識在模糊起來,身子有些站立不住,「嘿嘿嘿·····」詭異的笑聲一直在耳邊回蕩,不遠處便是機關口,我得·····去那裡·····「逃吧····就算再怎麼逃····主人也一定會把你帶回去的!」陰暗處,一雙眼睛正看著俏如來,「我的····我的·····」
  正氣山莊,似乎機關被觸發了,燕駝龍前輩問:「要不要去看看?」史艷文搖了搖頭,說:「不用擔心,最近總是這樣,你就安心的呆在這裡等精忠回來吧!」燕駝龍前輩聽后應了一聲,便和劉萱姑談話去了。然而史艷文卻不知在想些什麼,但是·····
  為什麼爹親還沒來?「別想著史艷文來救你!你看你觸動機關,他連來都沒來!瞅瞅這是啥爹呀!」俏如來還抱有一絲希望等待著···等待著史艷文來救他!「別做夢了!實話告訴你,你不過就是他的一顆棋子而已,你替他去完成天下的事情,他反過來再順水推舟推一把,你啊什麼都得不到!」
  「住嘴!不···不是這樣的·····」俏如來眼角泛紅,「不是這樣?那我問你,你受傷時,你無助時,他有來幫過你嗎?就算你得到眾人的信任,那僅僅是什麼,不就是你們長得差不多嘛!」瞳孔一瞬間放大,一個模子···他記得,他甚至因為和爹親長得一樣,還被當時尋仇的叔父誤傷了····
  「想起來了吧!你就乖乖和我們回去,或許·····」似乎想到了什麼,只見空氣中黑氣凝聚,化作一雙黑色的手慢慢逼近俏如來,「我來給你看看····我看到的····」身子微微顫抖,他就這樣看著那雙手將他的雙眼蒙住,最不希望的,最不想看到的·····
  『哈?精忠?他不就是我奪天下人信任的棋子罷了!』『他不算我的兒子!他只是我的一個傀儡而已!』『萱姑,等一切歸於平靜后,我們再養一個吧,養一個真真屬於我們的孩子!』「不····這不是真的····」「你就是他的傀儡!」鬼魅的聲音蠱惑著他,使他還是記憶紊亂。
  正氣山莊內,劉萱姑好好握在手裡的茶杯突然之間就碎了,眉頭緊蹙。「萱姑?」史艷文輕拿起流著血的手指,問:「沒事吧?」劉萱姑搖搖頭,心裡····為什麼有種說不出來的痛?然而小空突然沖了出來,沒錯!這股魔氣!很接近!
  「你要去哪兒?」史艷文喊道。戮世摩羅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史艷文,一瞬間,安靜的要死。「你要去哪裡?」史艷文問道。然而戮世摩羅不說話,靜靜地看著史艷文,說了一句:「突然間,我不想叫你父親了,史艷文!」然後用力一甩衣袖,沖了出去。
  銀燕早就知道會這樣子了,溜進俏如來的屋子,按著戮世摩羅說的,如果那真的是大哥····緊握著拳頭,不····一定要保護好大哥!「啊——」仰天長嘯,聲音中包含著絕望和無助,「我恨你——史艷文——」一道混這兩種力量的光芒爆發了,「哈哈哈,繼續!繼續!」
  眼中是不止的眼淚,為什麼要這樣子對我!史艷文,我恨你!好狠啊!「大哥!」聽見熟悉的聲音,那是·····「受死吧!」他隱約間看見小空驚恐地看著自己,以及那雙手。戮世摩羅瞪大了眼睛,他想都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大哥····你····恨父親?
  看著俏如來擋在自己的面前,擋住了那致命的一擊,以及那鮮血漸上了他的臉。「大哥!」接住身子癱軟的俏如來,毫無血色的臉,以及那薄弱的呼吸,「可惡!」見計劃已敗,不得不離開等待著下次····「大哥!大哥!」搖著俏如來,試圖阻止他睡去。
  「小···小空····我····」「別說話!」俏如來虛弱地一笑,「我····咳咳··咳咳···噗····」一口血吐了出來,眼角流著眼淚,說:「我···我好恨····可是又恨不起來·····我····我好累啊····」靜靜地躺在小空的懷裡,他望著天上的夜色,「大哥···你要保持清醒···一定啊····」
  「月色····好美····好美····」「大哥···你要清醒啊!我帶你回去!」「好····」任由小空將自己抱在懷裡,看著小空的側臉,小空已經長大了,已經····不用我這個大哥了吧····爹親····我想恨也恨不起來啊·····原諒我小空,請讓我····好好的睡一覺吧···不要····叫醒我了·····
  俏如來阿俏如來,你真可憐·····劉萱姑的心越來越痛,好像有什麼東西少了一樣,可就是···說不上來。其實在趕回來的路中,小空試圖喊俏如來,可就是得不到回應,他突然間意識到一個很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俏如來!俏如來!大哥!」呼吸在逐漸變得微弱,卻不曾停止過,但卻也無法醒過來,「大哥——」
  正氣山莊,空氣中隱隱約約有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從何而來的血腥味?」話音一落,便瞧見戮世摩羅抱著俏如來出現在大門口,「精忠!」史艷文沖了上去,那滿身的鮮血,以及大大小小的傷疤,還有····那微弱的呼吸····「你滿意了吧?」
  戮世摩羅開口說:「你現在滿意了吧?大哥不會醒過來了!他只會像睡著了一般一樣不會醒過來了!」
封面頁 目 錄 下一章